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6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6节

      只听得“梆——”一声,虞沛手中的笔竟生生插进了桌面,只留了半截在外头。
    “——坐会儿。”闻守庭突然往椅上一坐,“我坐会儿。”
    虞沛掰断了露在外面的半截笔,好心递给他:“现在可以开始写了吗?”
    “许睦之!”闻守庭忽然大叫道。
    “又怎么了大少爷。”许睦之头也没抬道。
    他写得飞快,只恨不得能多长只手。闻守庭写字素来比他快,他得赶在他前头,能多写点儿是一点儿。
    “纸。”
    “什么?”许睦之一愣,抬头看他。
    闻守庭坐得笔直端正,接过虞沛手中的笔,但尽量不去看她。
    “借张纸。”他顿了顿,又问,“‘虞沛’俩字儿怎么写来着?”
    作者有话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留留留留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6章
    ◎“刺猬比你可爱得多。”◎
    闻守庭和许睦之写写改改,两份自省书一直写到了第二日清晨。
    顶着乌青熊猫眼,两人争先恐后地将自省书塞给了虞沛,紧接着就跟被豹子追着咬似的,忙不迭跑了。
    【恭喜宿主完成“守门人”任务,请您耐心等待下一剧情点。】
    把自省书交给守堂弟子后,虞沛也离开了惩戒堂。
    跨出门的刹那,虞沛顿了步。
    有哪儿不对劲。
    她环视着四周。
    惩戒堂地处御灵宗的半山腰,有幽林掩映,绿水环绕,整座宅堂都静谧少人。
    乍一看,周身场景的确没什么变化。
    可气息变了。
    虞沛探出股灵力,仔细搜寻着。
    御灵宗弟子众多,多数弟子也不懂得如何收敛灵力,各样灵息常混杂在一起笼罩着御灵山。
    而现在,方圆十里的灵息竟少得可怜——加上她,至多三人。
    也是在她意识到不对的瞬间,远处忽急急奔来一人,正是刚走不久的闻守庭。
    “喂,那谁!别走,就在那儿,别走!”
    闻守庭惊慌失措地大步跑着,数丈远的羊肠小道绊了好几回,终于跑至虞沛身前。
    他粗喘着气,瘦白的脸涨得通红。
    “吓死我了!可算见着活人了。”
    虞沛探查着他的灵息。
    化物土灵,确然和闻守庭的灵息一致。
    她不露声色地往后避了步,问:“你不是和许睦之一块儿走了吗,他人呢?”
    “他、他消失了!”闻守庭揩着额上热汗,显然还没回神,“我俩正往山上走,刚转过一道弯,他就消失了。不光他,其他弟子也都见不着踪影了,我心底害怕,所以才赶快回来,幸好你还在这儿。”
    虞沛半蹲在地上,一手摁住石阶,朝四周放开灵力。
    灵力如游蛇般向四处急速奔走,十几息后,忽像是撞上了墙壁,被生生逼停。
    ——他们被围在了一个偌大的罩子里。
    起身时,她悄无声息地往闻守庭身上放了缕灵息,再才道:“我们掉进盘古域了。”
    “盘古域?”闻守庭愣了。
    “是。”虞沛应道。
    土灵修士的灵息常广阔包容,此类灵修多修勾陈诀,走的是化物道。
    说白了,就是能将灵力化为万物。
    而高阶土灵修士不光能化出花草树木、鸟兽虫鱼,还能将这些东西组合在一块儿,在识海中造出一个独属于他的小世界,即为盘古域。
    放眼天下,能造出盘古域的高阶土灵也不超出十个——问竹为其一。
    闻守庭在旁嗫嚅道:“可是……可是整个岁洲,有能耐化出盘古域的也只有我师父,他将我们锁进来干什么?”
    他这般吞吐犹豫,原因也简单。
    寻常修者即便能化出盘古域,也不会轻易使用。灵修化出的东西始终为假物,需要靠持续不断地燃烧灵力来维持稳定,盘古域所需的灵力更是多到难以想象。
    能费尽心思造出此域,目的通常仅有一样——
    杀人。
    将人的灵识强行拉入界域,再进行攻击。一旦灵识破碎,本体十有八九也存活不了了。
    要真是这样,那昨夜里来刺杀她的人,应也是问竹派来的。
    刺杀为假,要取她灵息好锁走灵识为真。
    但奇怪得很。
    原书里问竹对女二只作惩戒,并未下死手。
    怎的到她这儿,就非死不可了?
    还有……
    虞沛看了眼哆哆嗦嗦的闻守庭。
    抓她就算了,为何还要绑他的徒弟?
    总不可能是看不惯他,想顺手把他也杀了吧。
    闻守庭慌神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真是在师父的盘古域里,咱俩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虞沛:“……你不也修的是化物道吗?”
    “是又如何?”闻守庭皱眉,“你以为我打得过我师父?”
    “你——算了。”虞沛索性明说,“现在盘古域还没攻击我们,设域的人应当不知道我们已经掉进来了。先找到域核,再将域核毁了就行。”
    由于盘古域太过真实,修士在构建域界时通常会将灵力聚凝在某物中,这东西就是整个域界的域核。
    域核能提醒造域者何为真、何为假,以免沉沦幻象,耗尽灵力至死。同时,域核也是整个世界的力量源泉。摧毁它,整个世界都会崩塌。
    “可就算我们能毁掉域核,那……那我师父不是会……会死?”闻守庭踌躇着吐出“死”字,随即变了脸色,仿佛犯了什么大忌似的。
    “现在这情况你竟还要心疼你师父?”虞沛忍着再揍他一顿的冲动,“那这样行不行,咱俩直接对砍到死,省得他再浪费灵力。”
    “不太好吧。”闻守庭往旁挪了两步,“我也打不过你。”
    虞沛拧眉:“你既修的是化物道,应当学过如何寻找域核才是。”
    闻守庭挠了下额角,指上的玉戒折射出温润的光。
    “这门课……我学得不大好。”
    “是会,还是不会?”
    他连连摇头。
    虞沛:“……”
    她拍拍他的肩:“至少没撒谎。”
    闻守庭反呛:“你会?”
    “会一点儿。”虞沛有些犹豫。
    若非必然,她不想叫旁人看出她的修为,免得引来麻烦。
    但细思片刻,她终还是蹲下身,指腹贴于地面。
    “六星六甲前,四时之气备,去万象。返——”
    有赤色灵息从她指下伸出,渐渐龟裂开蛛网般的纹路。
    她不知道宿盏修的是什么功法,所以尽可能考虑到了每一种情况,再不断苦练。
    搜寻盘古域的域核也是其中之一。
    闻守庭与她离了一丈远,满眼惊奇地看着那蛛网逐渐成形。
    “你不是才入门的弟子吗,怎么会寻找域核?”他紧盯着那“蛛网”,“还是说,有哪处的师父教你?”
    寻找域核需全神贯注,虞沛打断他:“除了咱俩,还有一个人掉进盘古域里了。你要是有闲心,不妨先找找那人在哪儿。”
    闻守庭却像听不见似的,不住问她:“以你的修为,进宗前就应当有师父了吧,又或是自学?你是金火双灵,主修生杀道才是,如何也会搜寻域核?”
    “蛛网”成形,赤色的灵息开始朝四周游走,仔细搜寻着每一处气息。
    闻守庭继续问:“那什么,你爹娘是谁,入宗的簿子上啥也没写啊。”
    虞沛忽然顿住。
    昨夜里他写自省书时,连她的名字怎么写都不知道,怎可能去弟子簿上找她?
    况且依他脾性,又如何会这般刨根问底。
    地面的赤线也在此时延伸至了闻守庭脚边。
    赤线与他的鞋沿相撞,末端发出一点淡色金光。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6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