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0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0节

      “未曾。”烛玉挑眉,“我做事你还不放心么?”
    虞沛这才松了口气,接过他递来的白水,一口灌得干净。
    总算可以休息了!
    哪怕是跟猫猫狗狗打交道,一旦沾上绩效,也累得慌。
    烛玉没问她去做了什么,只提起另一事:“你要去天域学宫?”
    虞沛警觉:“谁告诉你的?”
    “银阑。”烛玉脸不红心不跳道。
    “他左右算你兄长,按理说你也应唤他哥哥,怎的天天直呼名姓?”虞沛往桌上一趴,“算是罢,但我只拿到了荐书,能不能通过考核还不一定呢——我先眯一小会儿,今天用了太多灵力,实在走不动了。”
    烛玉没应声,一手压着茶盖,轻轻摩挲着。
    耳畔的呼吸越发绵长,他这才移过目光,看她一眼。
    而后,他稍往前倾去身子,一手抬起。
    指尖稍颤,离她的额心愈来愈近。
    距离不足半寸时,他忽地停下,竟不敢再靠近。
    他轻轻拂开搭在她额上的碎发,明明没挨着她,耳根却先泛起烫意。
    他也不知自己在做什么、想要何物,似乎每一个举动都是由本能驱使,而又受本能困束。
    “沛沛。”烛玉轻而又轻地唤了一声,“你要那东西做什么呢?”
    自然等不到回音。
    他趴在了桌上,大半张脸藏在臂弯后头,只露出双明亮眸子看她。
    好一会儿,他才如自语般道:“你若要,给你便是了。”
    作者有话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长留留留留 30瓶;melody没吃胖、月挂、yy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1章
    ◎“你便是那虞师妹?”◎
    云涟山离御灵宗不算远,虞沛一行早上出发,接近日中时,便远远瞧见了御灵宗的山门。
    只不过……
    沈仲屿看向走在最后头的烛玉,左思右想,终还是问出了口:“道友要去的地方,也在这方向?”
    这人跟了他们一路,还没要走的意思。
    看起来着实怪怪的。
    “不。”烛玉道,“我要去御灵宗。”
    御灵宗?
    他又非宗内弟子,去御灵宗做什么。
    主角团三人对视几眼,最后还是沈仲屿问道:“不知道友入宗为何事?——我们宗里没有你要找的那个人。”
    “我要找玄隐仙君。”烛玉解释,看的却是虞沛,“父亲在他那里寄存了一样东西,要我去帮忙取回。”
    虞沛:“你找玄隐仙君,得去旁边那座山上,他的洞府就在峰顶。”
    龙君不喜人族,但和玄隐仙君难得交好。
    他为御灵宗长老,也是天域学宫的仙师之一,只不过很久都没收过弟子了。据闻他离飞升仅有一步之遥,修为更是鲜有人能比及。
    烛玉反问:“你不去?”
    突然接收到三人组炽热打量的虞沛:……
    她去做什么!
    “我只是名杂役弟子,恐怕没法给你带路。”她委婉提醒。
    “我知晓了。”烛玉转身,“那等拿到东西了,我再来找你。”
    “嗖嗖嗖——”
    又有三道视线望过来了。
    “虞师妹,”沈仲屿低声道,“他看起来好像很想和你交朋友。”
    “我也不知道啊。”虞沛干笑两声,扫了眼烛玉的背影,“这人还挺自来熟。”
    系统:【恭喜宿主成功完成第一项npc任务,请您耐心等待,当触发关键剧情后,系统将为您发放下一个任务。】
    终于完成了。
    虞沛松了口气。
    她正欲和三人组告别,身后忽响起一声怒斥:“站住!”
    ?
    虞沛转身望去。
    只见山门处站了个瘦高少年。
    那少年身上的黄白宗服被他改得华贵许多,不光换了料子,连玉器珠宝,身上都满满当当戴了不少,活脱脱一金贵少爷。
    虞沛起先还没认出这是谁,直到身旁的闻云鹤唤了声:“大哥有何事?”
    大哥?
    她想起来了。
    这人是闻云鹤的堂兄,闻家嫡长子闻守庭。
    闻守庭和她一样,在原书里也是个反派角色。不过戏份不多,顶多算个炮灰,剧情没过半就领了便当。
    可他和“虞沛”又有不同。
    若说“虞沛”是阴着坏,那他就是明着蠢。他从小就被惯坏了脾气,行事常带着天真的恶。
    因为瞧不起闻云鹤身弱体虚、天资不足,所以总爱处处针对他。
    又因为沈家与闻家的竞争关系,他对沈仲屿也常作刁难。
    这会儿,他又搬出了趾高气昂的劲儿,指着闻云鹤的鼻子盘问道:“别叫我哥!你们几个昨天到哪儿去了?”
    沈仲屿一步越过闻云鹤,站在了最前面。
    他笑得和气,问出的话却犀利:“闻大少爷是以什么身份过问?若为云鹤长兄,可你方才已否了这弟弟。若为宗门弟子,那就更奇怪了——你是问竹仙君座下弟子,如今怎的还来盘问我等的去处?”
    闻守庭被他噎得说不出话。
    好一会儿,他才瞪着双圆眼道:“你管我是什么身份。总之你们三个擅闯云涟山,已经违背了宗规,还不快随我去惩戒堂领罚!”
    莫名被忽略的虞沛:?
    行。
    她现在连人都算不上了是吧。
    还有,他是怎么知道他们去了云涟山的?
    系统:【攻击值+1,数值来源:闻守庭的无视。】
    ……其实也不用算得这么仔细。
    沈仲屿又笑:“闻大少爷安排得倒妥当,你难不成已在一夜之间升成长老了?”
    “你住嘴!”闻守庭气急败坏,恰好有条大黄狗打他旁边经过,他应景生情道,“你已犯了错,怎还敢学狗乱吠,就不怕错加一等么?!”
    “我学狗?”沈仲屿瞟了眼那条狗,笑眯眯道,“好嘛,大少爷说得有理。”
    他侧过身,双手一揣袖,像模像样地朝那条狗鞠了一躬:“姐姐好。”
    闻守庭冷嗤。
    果不其然,沈家人就是这副德性。
    一帮趋炎附势的狗。
    可刚这么想,就见沈仲屿又看向他,朝他再一拜。
    “姐夫好。”
    “你!你!”闻守庭气得脸红脖子粗,指着他骂不出好话来。
    这人怎的这般没规没矩!
    偏偏闻云鹤又因沈仲屿的几个字儿,仰着身子狂笑出声。
    边笑边咯血。
    闻守庭脸已涨得通红,狠瞪着他。
    “闻!云!鹤!”他咬牙切齿道,“你笑什么!”
    “对不起,大哥。”闻云鹤捂着嘴,却防不住血从指缝间渗出来,“我并非有意,也并非是在笑你像狗——不是,我没说你像狗。”
    虞沛仰头看天。
    所以这本书主打的救赎真的是字面意思吧。
    剧情才开始两天,但感觉男主的血已经快吐完了喂!
    争执间,山门处忽晃晃悠悠来了一人。
    是个女修,身形高挑,乌发垂挽。那女修生得冰肌玉骨,步伐却摇晃漂浮,脊背稍躬,手里还拎着个白玉瓶。
    活像宿醉刚醒。
    见着她,姜鸢三人拱手道:“师尊。”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20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