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7节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作者:云山昼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7节

      白日里他刚说出名字,尺殊就猜出了他的来处。想来,应是知晓他出身龙族。
    烛玉与她相识多年,常是她眼珠子一转,便知道她“有事儿”了。
    他双手一环胸,斜倚着门道:“要我做什么?”
    “帮我拖住他,最好能让他去你屋里坐坐。”虞沛从袖中掏出两枚鲛珠,递出去,“若成了,这些给你。”
    能让她拿出两枚鲛珠的,就算是大事了——至少比挡亲那事儿还大。
    烛玉没接:“先记账,事成了再说。”
    见他应得爽快,虞沛问道:“你就不问我要干嘛?”
    “你现在有时间解释?”
    虞沛摇头,顺手锁了门。
    时间紧得很,越早去石阁越好。
    “那不就成了。”烛玉扬眉,“一时半会儿说不清,便往后说。”
    虞沛腹诽道,要真说出来,恐怕得吓死他。
    谁能信她要去抓怪物的心脏啊。
    “还有一事,”她不放心地追问,“你不会跟爹爹说罢?——我来了云涟山什么的。”
    她爹答应她出来游历,但绝不会同意她靠近云涟山。
    烛玉反问她:“我是与他交好,还是和你是朋友?”
    虞沛不吃这套。她快步越过他,跃上两节台阶,回身看他。
    “你保证!”
    烛玉突地止步。
    两人离得很近,他几乎能在她的眼中望见自己。
    她改换容貌,可那双眼到底没多大变化。
    明亮,沉着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野心。
    那野心如肆意上窜的火苗,烫得他心尖一颤。
    一股异样的情绪随之漾开,堵得他呼吸愈发不畅——这已不是第一回 了,可他至今都未弄清缘由。
    虞沛耐心等着他的答复。
    不多时,烛玉低声应道:“保证。”
    与他的长相相近,少年的气息也张扬灼烫,活像开了满山谷的转日莲,金灿灿地簇拥在周身,叫人难以忽视。
    “那就说定了!”虞沛拉起他的手,与他击掌作誓。
    两人一道去了尺殊的寝殿附近,虞沛躲在暗处,没等多久,就见烛玉和尺殊一前一后从寝殿出来。
    待他俩走远,她屏着呼吸潜进了石阁。
    在石阁门口,她远远瞧见了那团毛茸茸。
    “那什么,”虞沛挠了下面颊,“这毛团子是不是有点不对劲啊。”
    系统:“怎么了?”
    “就……”虞沛竭力找着合适的形容词,“黑里透着红,红里透着黑,还有些发癫。”
    她没开玩笑。
    那毛茸茸现在浑身都泛着红晕,且在阵法里不住狂跳——疯了似的。
    作者有话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有没有帅哥 2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章
    ◎传闻中大怪物的心脏,好像真的是只小狗诶。◎
    已至深夜,烛玉找上尺殊时,后者还未歇下。
    敲开门后,他开门见山道:“现下可有空?”
    “何事。”尺殊手持烛台,语气不好不坏。
    烛玉:“听闻你在天域学宫求学,我父王有意让我去那儿。但我鲜少来岁洲,对天域学宫并不了解,想提前打听些情况。”
    早在见着他时,他就认出这人了。鬼域的小少主,也是常被龙君挂在嘴边的温良君子。
    但眼下这位“君子”的表情却不算好,更谈不上温良。
    “打听情况……”他重复道,“在子时?”
    烛玉倒是理直气壮:“既还未睡下,如何不行。”
    尺殊不着痕迹地拧了下眉,转身道:“请进。”
    “不了。”烛玉一摆手,端的洒脱,“你这儿靠近法阵,威压闹得我不痛快,要谈就去我那儿。”
    他以不容拒绝的态度敲定了此事,却不惹人生厌。
    尺殊思忖着。
    龙族与鬼域来往不多,但勉强算作交好。
    细思片刻,他终还是跟了上去。
    路上,他主动提起此事:“较之天域学宫,和绛学宫不差分毫。”
    “是。”烛玉浑不在意道,“可我入读学宫,又不看那地方是好是坏。”
    “不看好坏,难不成看学宫用度?”
    烛玉瞥他一眼,好笑道:“看你这模样,竟也能说些玩笑话。”
    尺殊语气冷淡:“只道实话。”
    与他谈了三两句,烛玉就忍不住暗地里盘算起来。
    这人长得不错,但性子太过淡漠,说话也不好听。
    想来,应当招不了沛沛喜欢。
    突地,他顿住原地,脸上笑容渐渐淡了下去。
    尺殊随他停下,正要以眼神询问,就见他眸中竟沉进骇然戾气,像要将人生吞活剥般。
    但短短一瞬,那明亮眸子就恢复如常了。
    他只当是错觉,问:“可有异常?”
    “没什么。”烛玉继续提步往前走,声音轻到几不可闻,“有人胆大,碰了我的东西而已,除了便是。”
    尺殊没有关心旁人私事的习惯,并不多问。
    -
    确定两人离开后,虞沛悄声潜进了石阁,却在门口踌躇不前。
    她盯着那发狂跳动的粉毛团子:“它该不会要变异了吧?”
    这是什么?
    蹦迪气氛组吗?
    系统:“小说里好像没提到过宿盏的心脏会变异啊。”
    难办。
    虞沛没进门,谨慎问道:“如果我靠近宿盏的心脏,会不会被他发现?”
    毕竟宿盏只是消失不见了,还没死。
    而且和上回不同,这次她并非以云雾状态进入石阁。
    “小殿下放心。”系统说,“他把心脏剜下来了,这心脏就顶多算是他一部分力量的承载器。有伏魔大阵在,只要他不进云涟山,哪怕旁人接近心脏,他也不会知晓。”
    虞沛点头。
    按剧情,宿盏还要在很久之后才会出现。如果顺利,到那时她就已经完成任务了。
    她垂下扶在门框上的手,跨进门。
    听见声响,毛团子急停在半空,看向她。
    那黑漆漆的茸毛还染着淡淡薄红,一双滚圆的眼睛也亮晶晶的。
    “咕叽~”它软绵绵地唤了声,和动物幼崽儿没什么分别。
    系统:“小殿下小心!这毛团子肯定是在故意伪装。”
    “嗯。”虞沛应了声,步子迈得格外轻。
    那毛团子并无反应,只呆愣愣地盯着她。
    虞沛又往前一步。
    忽然!那毛团子竟跟遇险的河豚一样,开始急速胀大。
    不好。
    她本能地察觉到危险,朝门后躲去。
    也是在同一时间,毛球射出了无数尖锐的黑刺,细密如雨。
    “簌簌”几声,黑刺轻松破开了伏魔阵,接连钉入石墙。片刻后,那还不及银针大小的黑刺,竟将绝品灵石筑成的墙壁腐蚀出了大大小小的孔洞。
    借着门缝,虞沛看见了那些被腐蚀出的洞。坚如铁壁的绝品灵石,却被侵蚀出浓稠的黑水,冒出袅袅白烟。
    看来那毛团子不是逃不出伏魔大阵。

竹马他竟是怪物暴君 第17节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