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小剧场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番外三小剧场

      【晏由的私密微博】
    9月27日:
    妈妈跟我说,虽然分娩的时候会很疼,但只要一看到宝宝对自己笑,瞬间就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呜呜呜,妈妈好伟大哦,希望我的小女孩以后也会心疼我。
    (以下省略赞扬母亲的四百字)
    9月28日:
    突然很想吃城南那家小馄饨,爸爸听到之后,开了一个小时的车去买回来给我,好感动啊。爸爸脾气很臭,但他真的爱我。
    (以下省略夸奖父亲的叁百字)
    9月29日:
    老公今天好乖哦,像只大狗狗一样,趴在床边让我摸摸头,他在外面总是很拽,可在我面前,就是一个小可爱,嘻嘻。
    (以下省略表白老公的两百字)
    9月30日:
    呜呜呜...疼死我了...
    (以下省略鬼哭狼嚎的一百字)
    10月1日:
    生了个儿子,哼。
    【名字】
    宝宝诞生那天,一家人欣喜的围住了新手妈妈和小肉团,笑中带泪。
    江璟满眶热泪,哽咽问道:“你们给孩子取名了没有?”
    连恺(抱着老婆贴贴):嗯,大名晏曦,小名连小宝。
    晏由(戳戳儿子小脸):是不是很阳光?
    晏随(哼):但是不阳刚。
    江璟:晏曦很好听啊。
    晏随:好听有什么用,像个娘炮。
    江璟:那你觉得应该叫什么?
    晏随:今天是什么节?
    江璟:国庆节。
    晏随:那就叫晏国庆,多吉利。
    众人:......(宝宝长大后会恨你的。)
    【小文盲】
    晏曦叁岁时,开始上幼儿园,学习写字了。
    但由于曦这个字,对于小朋友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于是他就常常用O来代替。
    因为爸爸妈妈告诉过他,曦光就是日光,日光是太阳发出来的,太阳是圆的。所以他很自信的以为,曦就约等于O。
    后来,他看到别的小朋友,不会写的字会用X来代替,他也学了起来。不久,他交上了一篇日记。
    晏O:
    爸爸很喜欢XXOO和妈妈,妈妈也喜欢OO,但很少会XX,好奇怪啊。
    (ps.X=亲)
    老师:???(这写的什么鬼东西!)
    【充话费】
    某天,晏曦听说了小朋友是爸爸妈妈爱情结晶的这个说法,于是好奇的回家提问。
    晏曦:妈妈,我是你和爸爸的爱情结晶吗?
    晏由(忙着处理工作):不是。
    晏曦:为什么呀?
    晏由(想到某人昨天惹自己生气):因为我跟他没有爱情。
    晏曦:那我是怎么来的呢?
    晏由(敷衍):充话费送的。
    晏曦(失落):哦...
    过了两天,小夫妻忙着加班,让保姆把晏曦和有宝送去了父母家。
    晏随一进门,看到沙发上抱着猫的小人儿,即刻板起了脸来。
    晏随:这两个小东西怎么又来了?
    江璟:由由和小恺要加班啊。
    晏随:借口,肯定是约会去了。
    虽然,晏随嘴上是不欢迎这个小外孙,但还是和妻子一块,陪他看起电视了。
    过了一会儿,电视里重播着《心间玫瑰》,晏曦看见爸爸妈妈亲在一起之后,就有了宝宝,内心大为震惊。
    晏曦:是不是亲嘴就会有小宝宝啊?
    江璟(欲言又止):这个...
    晏随(随便应付):是吧。
    晏曦:那我也是爸爸妈妈亲出来的吗?
    晏随:你问他们去!
    晏曦不敢追问凶巴巴的爷爷,也不想为难奶奶,就只好闭上了嘴。但他隐约明白了,亲嘴就是充话费的意思。
    晚上,连恺和晏由回到家,在卧室里亲热着,忽然,他们发现门缝边,挤出了半颗小脑袋,便慌乱的停下了动作。
    连恺:小宝你躲在那里做什么?
    晏曦:我是不是要有弟弟妹妹了?
    晏由:为什么这么说?
    晏曦:因为你们在充话费。
    夫妻俩:......
    【城堡】
    晚上十点了,晏由迟迟没有等到连恺回房,便下楼去找他。
    随后,她看见他盘腿坐在地毯上,很认真的拼着乐高城堡。
    晏由:喂,十点了。
    连恺:我知道,再等我一会儿。
    晏由(不解):这东西有这么好玩吗?
    连恺(认真):我答应了小宝,明早一定让他看到一个完整的城堡。
    看见连恺这么重视对孩子的承诺,晏由本来是很开心的。但她想到,明天得早起,现在再不抓紧时间,把事情给办完的话,她会起不来的。
    于是,她走到他旁边坐下,轻轻撩开了一边的肩带。
    某人假装没注意到,继续拼乐高。
    晏由(抱住他的腰):老公~~
    连恺(动摇):再...一会儿就好。
    话音刚落,一只纤细的玉手,摸着他的腹肌,慢慢下沉,撩动起某个硬硬的东西。就在他忍不住闭起双眼,想要沉浸其中的时候,她又飞快的把手抽走了。
    连恺(意犹未尽):老婆?
    晏由(起身想走):算了吧,结婚才四年,就对我这么冷淡,我看我俩迟早过不下去了。
    哎。连恺默默叹了口气,看来儿子跟老婆,是只能选一个了。
    他伸手将晏由拽回怀里,紧紧抱住。
    连恺(亲亲她):不冷不冷,我热着呢,你摸摸看。
    晏由微微一笑,主动扒开了他的睡衣。
    接着,两人就情不自禁的缠绵在了一起,而原本已经完成了一大半的城堡,也因为他们激烈的动静,毁得一干二净。
    隔天早晨,当某位小朋友蹦跶着愉快的步伐,来到一楼时。他整颗心跟着城堡一起,碎成了一地渣。
    晏曦:???(爸爸妈妈对我的城堡做了什么!)
    --

番外三小剧场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