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fцщénщānɡ.cóм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47 fцщénщānɡ.cóм

      这晚收工的时候,天空飘起了毛毛雨。
    因为片场距离市区很远,所以工作人员都会在剧组安排的小宾馆过夜。但只有晏由忍受不了太过简陋的居住环境,单独在外面找了间酒店。
    此时,刚过九点。晏由回到房间,点了份晚餐,准备随便吃一些,就早点休息了。
    十分钟后,手机响了起来,她以为是送外卖的,拿起来就接了。可喂了一声之后,那边并没有出声。
    “你好?”她再次问道。
    “你在做什么?”送外卖的人是连恺。
    “没做什么。”她不自觉的握紧了手机,“你有事吗?”
    “你楼下好冷啊。”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一点虚。
    “你说什么?”她难以置信的问道,并走到窗户旁边。
    她住的是叁层,一眼就能看见楼底的车站,和那个高大的身影。
    连恺孤零零的待在雨中的屋檐下,抬目仰望她。
    他的刘海贴在额头上,好像是淋湿了。
    他没有带伞吗?
    “我可以上来找你吗?”bǎíníǎnωёn.⒞оm(bainianwen.com)
    尽管,两人隔着一段高度和距离,但她仍然能感觉到,那双注视自己的眼睛,是落寞的。
    他一定是在装可怜,一定是在博同情。晏由,你可千万不能再被他骗了!
    她在心中告诉自己。
    “你快回去吧,等会儿雨下大了,更不好走。”
    “我不想走。”他朝她摇摇头。
    “那你想做什么?”
    连恺凝望着窗内的人儿,视线一寸也不移开。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用喑哑的声音说道,“想和你做爱。”
    “你神经病啊!”晏由听完,立即破口大骂,把电话挂断了。
    随后,她一把将窗帘拉上,一眼都不想再看他。
    渣男!流氓!混蛋!疯子!变态!
    一时间里,她几乎把所有骂人的词汇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她不理解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明明就是个大骗子,还敢光明正大的来酒店找她?谁给他的胆子!
    过了一分钟,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她心烦意乱的接起,骂道:“滚!不准再打来了!”
    “小姐,你你的外卖到了。”外卖小哥胆怯的说道,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抱歉,我马上来取。”她捂着脸,忏愧不已。
    该死的,这是怎么了
    晏由取到外卖之后,打开了电视机,边吃边看着。本来,这会是她难得的愉快时光,可偏偏这电影是无趣的电影,外卖也是无味的外卖,一切都糟糕透了!
    她不耐烦的吃了几口,就把饭盒扔掉了。
    然后,她又换了好几个台,玩了一会儿手机,再抬起头看钟时,已经十点了。距离连恺的那通电话,过去四十叁分又二十一秒了。
    他应该走了吧?
    想到这儿,她偷偷摸摸的来到窗边,把帘子撩开了一点点。
    连恺还站在原来的位置,好像一步也没动过。而且雨下的更大了,他的衣服上有一部分已是深色了。
    肯定是因为这荒山野岭的等不到车,又没有带伞,他才会一直待在这里的。一定是这样的
    晏由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五分钟后,她崩溃的停在窗前,又往外看了一眼。
    他还在。
    怎么办?要去找他吗?
    不行,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绝对不行!
    可是,把自己锁起来,同样是一种煎熬啊。
    疯了,真的要疯了
    有连恺的地方,是地狱,她不能过去!
    但没有连恺的地方,也是地狱,她过不下去!
    那既然都是地狱了
    为什么不去一个更快乐的地狱呢?
    靠!死就死吧!
    想到这里,她拎起玄关的伞,即刻冲了出去。
    连恺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冰冷的雨夜里,到底站了多久。他一直望着那扇窗户,等着、盼着,希望她会重新看自己一眼,可她始终都没有。
    如果十点半都等不到的话,那就回去吧,他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之后,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距离他给自己定下的时间,越来越近。
    雨也愈下愈大了,几乎每经过一辆车,他的裤腿就会被溅湿一次。
    真的好冷。
    他倚靠在站牌边上,稍稍搂紧了自己。
    又过了一会儿,连恺看向手表,时间所剩无几了,他自嘲的笑了笑。
    她不会来了吧
    正当他感到绝望,想要放弃的时候,低垂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一双女士的皮鞋。
    他惊喜地抬起头,还来不及对她笑,一把伞就掉落在了他的鞋上。接着,他腰上一紧,一个热烈的吻,缠上了他的唇。
    “晏晏由?”他诧异的看向怀中那日思夜想的人儿,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可她没有回答,只是搂紧了他,继续撕咬着他,磨到他唇瓣生痛,直到口腔里荡漾起一抹淡淡的血腥味,却分不清是来自于谁为止。
    “连恺”她平静的看着他,指尖慢慢划过他的脸颊,轻声道,“再招惹我,你会有报应的。”
    连恺一把握住她的手,挪到嘴边亲了一下。“那让我的报应,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说完,他再次吻向她,抱起她,毅然走进了雨里。
    冬季的雨,是没有电闪雷鸣的,可点点滴滴都寒彻入心。
    但此时,狂烈拥吻中的两人,是体会不到的。因为他们听到的,看见的,感觉的,除了彼此,什么也没有。
    然后,他们进了酒店,到了房间,急不可耐的为对方剥去衣衫,在浴池中赤裸的相拥。
    等不了了。
    他们已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拥抱过彼此了,一刻也等不了了。
    连恺从后环抱着晏由,亲吻着她颀长的脖颈,手指分别在她的酥胸与私处揉搓着。而她亦闭眼感受着情欲在身心扩散,将手移至那挺立的柱身,轻柔地抚弄。围绕着他们的水波,也一荡一荡的。
    “你想不想它,嗯?”他向上吻着,双唇停在她的耳垂上。
    “想嗯”她轻哼着,几乎要在他怀里软成一摊泥。
    这不过是成年人都会有的欲望,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那我呢?想我吗?”
    “”
    见她不再说话,他加大了手的力度,揉得她娇喘连连。“啊啊”
    “没良心的女人”他低头啃住她的肩膀。
    “很疼!”她瞬间清醒过来,想偏过头去,躲开他,可他就是死死咬着不放,势要留下自己的痕迹才肯罢休。
    “疼就好,要你记住我。”达成目的之后,他松开牙齿,继续将力气用在了手上。
    “混蛋!”她强忍着那股贯穿全身的酥麻感,狠狠地掐住了他的分身。
    “啊!”他吃痛的叫出声,动作也停了下来。
    “我警告过你了,别惹我”她咬着牙道。
    她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被他弄两下就臣服了,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那你轻点”他示弱了。
    “我不。”
    “可你待会儿还要用到它的。”他贴着她的额头,用鼻尖蹭着她的。
    “哼。”听完,她撒手放了他一马。
    随后,两人躺在温暖的水中,继续爱抚彼此。
    直到头脑被燥热的空气,烘得眩晕,身体也因那股难以抑制的冲劲,不禁的战栗。他们一同呻吟着,将欲望洒尽,不分你我的搅到了一起。
    尽管,此刻的情欲已足以令人迷醉,可许久未曾结合的两人,是不甘心止于这小小前戏的。
    连恺将晏由从浴池中抱出来之后,像以前一样,为她擦拭身体,吹干头发。
    只不过,今天他耐心不足,过程才进行到一半,他就关掉风筒,整个人像条豹子一样,朝她扑去。
    他一边舔舐着她挺立的双峰,一边将指尖探入她的下体,轻轻地搅动着。没过一会儿,他就感觉手被浸湿了,黏黏糊糊的。
    “啊”她情不自禁的低吟着。
    她的深处已经许久没有异物侵入了,所以即便只是两根手指,就足以让她再次兴奋起来。
    “不是才弄过吗?这么快又湿了”他得意的抽出手指,挪到唇边,吮了一口,笑道:“还装作不想我。”
    “别闹了”她无视他的调侃,摇了摇他的手,娇柔道,“快进来”
    “什么进来?手,还是”他握住自己蓬勃的性器,顶在她下身的唇缝前,撩人的说道,“它?”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他稍稍蹭了蹭她的外部,但就是不进去,“我要你亲口说。”
    “要你,可以了吧?”她不忿的说道。
    “要我干嘛?”他继续着刚才的动作,直到整根都湿透,也无动于衷。
    磨人的渣男!
    晏由在心里狠狠地骂着。
    “要你”她单手挂住他的脖子,把他勾了下来,“肏我。”
    “满足你。”
    说完,连恺便吻上她的唇,并将身下的坚挺,朝她的深处狠狠撞去。
    “嗯唔。”或许,是经历了太久的空虚,以致于,当他们紧密的交缠在一起,竟同时叫出了声音。
    “晏总的好紧”他震惊的呢喃道。
    这紧致的感觉,像极了他们第一次做爱那晚,爽到他整个人都酥麻了。于是,他抬起身子,又缓慢的顶了她几下,弄得水声连连,动作才更加顺滑。
    “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在强烈的冲击下,她痛苦并快乐着,就连言语也几乎要被他撞碎了。
    “怎么会这么紧?”他依然困惑着。
    但当某一个可能性闪过他脑海时,他又忍不住有些惊喜,“你那两个情人,都没有碰你吗?还是都不太行?
    两个情人?
    原本,晏由还有些奇怪他在说什么,转念一想,她才明白了他说的是韩睿和周孝安。
    可她就算被弄得心醉神迷了,也不忘了要奚落他。“他们都比你好”
    “你说什么?”他瞪大了双眼。
    “你听见了”
    顿时,连恺俊美的五官都扭曲到要变形了。
    他掐住了她的腰,更加鲁莽的顶弄着她,直入最深处,“好,那你明早就别想着下床了。”
    她怎么可以这样?!
    尽管,这听起来很像是气话。但只要一想到,那些辗转反侧的夜里,她或许就睡在别的男人怀里,他嫉妒的快要疯掉!
    “我我恨你!”
    即使,晏由在心里骂了他几万字了,但能够完整说出来的,却只有这叁个字。
    因为此时,绝顶的快感,已侵袭了她所有的感官,并直接丧失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终于,在一次激烈过一次的冲撞中,两人都已到了极限。
    连恺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将性器从晏由的身体里抽离,让欲望在她双腿之间倾洒而出。
    然后,就在晏由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连恺换了个姿势,抱着她又要了一次,疼得她差点哭了出来。
    可是,当她逐渐习惯了他的高速冲击,她又感觉舒服的不行。最终,她还是心甘情愿的,与他彻底融化在了一起。
    大汗淋漓的欢愉过后,两人沉浸在一阵虚无中,感受着彼此的体温与喘息。
    虽然,他们早已不是情人的关系了。
    可晏由却还维持着从前的习惯,在激情退去之后,默默地钻入他怀里,挨着他入睡。
    就好像还是很依赖他一样。
    连恺轻叹一声,慢慢地搂紧了她。用着微弱到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了一句。
    “可我还是爱你的。”
    ﹉﹉﹉
    由由:外卖都送到门口了,
    不吃有点说不过去,还是先饱餐一顿,
    明天再翻脸吧,嘻嘻嘻。
    ξ(  ?>??)
    --

47 fцщénщānɡ.cóм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