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26

      当车子驶回晏家时,已经下午四点了。
    原本,晏由只是有一点点不舒服,但因为坐了这么久的车,头越发的晕了。于是,连恺下车后,就即刻绕到了另一边,把她抱了出来。
    “你快放我下来!”她紧张的勾着他的脖子,小声地说道。
    “放心,一路上我都有在观察的,绝对没有人跟。”他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完,晏由心中的大石虽是放下了,可一想到这是自己家门口,又不安分了起来,挣扎着要下去,“那也不能就这样抱回去啊。”
    连恺笑了笑,丝毫没有要放手的打算,“你在怕什么啊,现在才四点,你爸妈都没下班呢。”
    “确实...我今天有些敏感了。”晏由轻叹一声,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一时半会的,她也想不到如何解决。
    连恺走到门口,将晏由放下了,但目光还黏在她脸上,一寸都不愿挪开,就和他的脚步一样。
    “干嘛,你不会还想进去吧?”
    “可以吗?”他笑了笑。
    “当然不行!现在没人,不代表等下没人!”她警惕的说道。
    “我六点前肯定走,行吗?”说着,他便牵起她的手,温柔的哄道,“想再陪你一会儿。”
    “可是...”她依旧犹豫着。
    “小情人还可以帮晏总按按摩。”他继续游说。
    晏由见他一脸期待,还是忍不住的松了口,“那你答应我,一个小时就走,多一分钟都不行。”
    连恺点点头,“我答应。”
    晏由再次用眼神警告了一下连恺,随后,她从包里掏出钥匙,把门打开了。
    进屋以后,她脱掉了高跟鞋,想放回柜子。可她才刚抬起头,一双有力的手臂,就揽上了她的腰肢。接着,一双柔软的唇,压了下来。
    “唔...连恺...”她动手捶打着他的胸膛,身体却越来越软了。
    连恺将晏由抵在门边,紧紧的抱着,吻了好一会儿,才终于舍得松开,“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啊?”
    “我的按摩技术。”
    晏由惊讶的看着他,又好气又好笑,“你管这个叫按摩?”
    连恺不出声,弯着眼睛笑了。
    “不行,我觉得你一分钟都不要留了,赶紧走。”她伸手拉住门把,想下逐客令。
    “为什么啊?”他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因为我爸妈很快就会回来了。”
    话音刚落,一个洪亮的声音,就从客厅的方向传来了。“你爸妈已经回来了!”
    ——咚的一声响,晏由手里的包掉在了地上。
    随后,两人慌忙的对视了一眼,缓慢的转向客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晏随和江璟已经站在那里了,两人都表情严肃,头顶着乌云。
    “爸...妈...你们是什么时候...?”晏由声音沙哑的说道。
    “从你们进门以后。”晏随看看女儿,又打量了下她身旁的年轻人。
    确实,长得还挺帅,不过,这胆子似乎也太大了!
    “不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位是?”他冷笑道。
    “叔叔阿姨好,我叫连恺。”连恺礼貌的说完,便老实的低下了头。一向胆大妄为的他,此刻竟失去了与人对视的勇气。
    “他是...我...”晏由结结巴巴的,话都快说不清楚了。
    “是你的情人?还是小男友啊?”晏随嘲讽道。
    晏由羞愧的垂首,像个做错事的小朋友。
    “由由,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本来,江璟还一直期待着,照片的事情是个误会,可现在,她却亲眼目睹了女儿和他的亲密行为,她再也沉不住气了。
    “你怎么可以...同时交往叁个男孩呢?!”说完,她把脸别了过去,不忍再直视。
    晏由震惊的抬起头来,身旁的连恺也微微一怔。“我哪有同时交往叁个啊?”
    “还嘴硬?非要我当着外人的面戳穿你?”晏随哼了一声,看了看连恺,“除了你身边这一位,还有方灏,韩睿,我没说错吧?”
    “什...什么?”晏由急得百口莫辩,同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父母能当着她的面说出这两个名字,一定是对她有相当大的误会。
    “我真的没有...唔...”她话说到一半,胃部的不适感突然加剧,她难受的捂住了嘴,拔腿就往厕所跑。
    顿时,在场的另外叁人都愣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着,一阵呕吐声连接不断的从厕所里传来了。“哕...哕...”
    晏随和江璟的脸变得铁青,脑中迅速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原本,连恺是想跟过去陪伴晏由的,可他还没迈出去一步,就被晏随冷冷的目光拦截住了。于是,他只好握紧双手,担忧的眺望着那个方向。
    过了一会儿,晏由顶着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回到了客厅,但她连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被父亲怼住了。
    “你是怀孕了吗?”晏随强忍住怒火,想尽量不去吼她,可他的声音依然是颤抖的。
    “啊??”晏由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去了,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父亲会联想到这个!
    江璟捂着嘴,眼眶已经红了。
    她以为女儿一脚踏叁船已经是最离谱的事情了,可没想到...没想到她竟与人珠胎暗结!
    起初,连恺并没有往这方向去想,他单纯的以为晏由就是不舒服而已。可被晏随这么一说,他忽然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上个月,她来家里的那一晚,他们没有做任何的措施,所以怀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见女儿没有立即否认,晏随气的火冒叁丈,再也憋不住话了。
    “你这孩子是谁的!?”他咄咄逼人的吼道。
    “什么叫是谁的?你说得我好像跟很多人有关系似的。”此刻,晏由不仅觉得胃疼,头也痛的要爆炸了,她无法接受父亲把自己想象的这么难堪。于是,她慌忙的指向连恺,心直口快道,“我明明就只跟他一个人...”
    然而,话才说到一半,她又突然意识到这还不如不说!
    晏由气急败坏的甩了甩手,瞪向罪魁祸首连恺骂道,“你还在这干嘛?赶紧给我走!”
    虽然,晏随是不想放过连恺的,但有很多话,他还是不方便当着外人的面说,所以并没有出声阻拦。
    连恺知道,自己在这里没有说话的份,可他又不忍心看着晏由被父母责备。
    再叁斟酌下,他深呼了一口气,看向晏随和江璟,极其认真的说道,“叔叔阿姨,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其实一直以来,都是我恬不知耻的追求她,缠着她,所以还请你们不要责怪她。我知道,我给你们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甚至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但请你们相信,我对晏由是真心的。”
    说着,他悄悄的望了晏由一眼,“不管有没有孩子,我都会一直爱她、保护她、珍惜她。”接着,他对着晏家夫妇,郑重的鞠了一个躬,“今天给你们添麻烦了,真的很抱歉。”
    语尽,夫妻俩互视了一眼,心情极为复杂。起先,他们还以为,女儿就是找了个乐子,可如今看来,招的居然还是个痴情种。
    而晏由听完这番话,只觉脑子一阵嗡嗡响,好像要死机了一样。
    他到底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这些话,每句都是中文,但拼在一起,她就完全听不懂了!他爱她?这是什么天方夜谭啊!
    可离谱的同时,这话竟又让她有些飘飘然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她彻底懵了。
    连恺离开后,江璟扑进丈夫的怀里,小声的抽泣,“你说这可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大不了...大不了就去父留子!”晏随气急败坏的说道。
    虽然,他一想到自己未满五十就要当外公这件事,就激动的血压都上来了,可那毕竟是女儿的孩子,万一她非要留,他也只能依着了。
    “这怎么行呢?孩子一定要在父母身边成长啊,你跟我都很明白!”江璟急切的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让他们奉子成婚吗?我不同意!”
    晏由就走神了这么半分钟,回过头来,发现父母居然已经在安排她的人生大事了!
    她彻底受够了,终于出声制止,“你们不要吵了好不好!就不能听我解释吗!”
    “你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没有资格跟我们谈判!”晏随冷哼道。
    晏由捂着脸,冷静了片刻,一直等到情绪平复下来,才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我从来没有一脚踏叁船!也没有怀孕!刚刚就只是晕车而已!”
    尽管,女儿的话,听起来铿锵有力,可还是没能让晏随和江璟放下警惕,他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半信半疑的看向她。
    “我不知道你们是在听谁胡说的,但我发誓我跟方灏还有韩睿,绝对没有在交往!”
    “那你跟这个连恺是什么关系?”
    “我们...我们是情侣。”晏由闭了闭眼,无奈的承认了。
    毕竟,情侣总比情人听上去好听。
    一家人沉默了片刻之后,江璟让丈夫回房去,她想亲自跟女儿谈谈。而晏随心里虽然堵着慌,但看在妻子的面子上,还是同意了。
    随后,江璟拉着女儿在沙发上坐下,心平气和的说道,“爸爸妈妈今天确实不该那样说你,但我们也是出于关心,怕你会一时冲动,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
    “我知道,可你们不能完全不听我的解释。”晏由低下头,很委屈的说,“我是那种一脚踏叁船的人吗!”
    见女儿这副忧伤的神情,江璟知道,他们是真的误会她了。于是,她将女儿搂住,轻声说道,“对不起,我们错怪你了。”
    晏由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件事情,自己也有问题。
    “你这几天方便请个假吗?”
    “怎么了?”
    “妈妈想带你去医院做个检查。”
    晏由诧异的抬起头,焦急道,“你怎么还是不相信?我真的没有!”
    “不是的。”江璟轻轻摇头,感慨道,“因为现在你恋爱了,也和男朋友有了一些亲密接触,是该定期做一些检查的,妈妈希望你能更好的爱惜自己。”
    尽管,她今天也是第一次见到女儿的男朋友,但比起去考验他是否真诚,现在更应该做的,是教导女儿学会保护自己。
    得知母亲真正的用意之后,晏由瞬间感动的泪汪汪,连忙用手背擦着眼,“呜呜...还是妈妈最好了。”
    “小傻瓜,你哭什么呢?”江璟摸摸女儿的头,安抚道,“只要不是太过分的事情,妈妈都会支持你的。”
    “哎,我本来还很担心,想着我们由由,现在能当好一个妈妈吗?虽然她工作上很能干,可私底下还是个宝宝啊。幸好...”
    听完这话,晏由哭的更凶了,她头埋在母亲的怀里,抬都抬不起来。“我才不要当妈妈呢,我只当你的宝贝!”
    25岁又怎么样?总裁又怎么样?在妈妈的面前,她永远都是宝贝!
    “嗯...”江璟温柔的笑了笑,继续耐心的哄着女儿,就像回到了她小时候一样...
    半小时后,晏由哭累了,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回到了卧室里。她一打开手机,连恺的短信就弹了出来。
    “真的...有了?”文字后面还配了个戳手指的愧疚小表情。
    尽管,母亲似乎并不反对自己恋爱,父亲也还没表态,事情算是暂时平息下来。可她现在一看见连恺就烦,脑子里全是他刚才表白时的认真模样,挥都挥不开。
    于是,她气的将他拉进了黑名单,一头栽进了被子里。
    该死的辣串!
    该死的连恺!
    ﹉﹉﹉
    【晏由:社死组如果不把我的帖子加精,我是绝对不服的!
    --

26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