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цщénщānɡ.cóм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23 fцщénщānɡ.cóм

      那天晚上,连恺将他的‘小猫猫’压倒在床上,用不同的姿势,要了一次又一次。
    完事后,他们没有立刻睡去,而是精疲力尽相拥着。
    “猫猫感觉怎么样?”他咬咬她的耳朵,调侃道。
    晏由靠在他怀里,连眼皮没有抬一下,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要睡了,别吵。”虽然,她今天来的时候就预感到了会有一场大战,可没想到,他居然过分到了这个程度,她明天可怎么上班啊
    “你今天这么对我,我真的很高兴。”他亲亲她的脸,柔声的说道。
    男人只要上床就高兴,真是肤浅!
    晏由懒得理他,装没听见。
    “这是你第一次让我留在里面,说明你终于当我是你的人了,对吗?”虽然,他们之前的性爱也很尽兴,但在关键问题上,每次还是很小心。
    只有今晚,她是完完全全的接受了自己。
    “恰好是安全期而已,你戏不要太多了好不好,现在又不是在片场。”晏由无情的吐槽着,突然又有些生气了。
    本来,她只是想着偶尔放肆一次,应该没有关系。可他前前后后折腾了她好几次,实在是太危险了,她明天还是得去买药才行。
    毕竟,连恺的出现,已经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太多意外,她绝不能再承受更多了。
    尽管,这话听起来有些打击,但连恺也并不灰心,只是默默地将她抱得更紧,笑了笑。“是是是,睡吧,宝宝。”
    “嗯哼。”bǎíníǎnωёn.⒞оm(bainianwen.com)
    渐渐地,耳边的除了均匀的呼吸声,什么也没有了,晏由很快的进入了梦里,再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
    迷迷蒙蒙中,她抬起手,往旁边去捞了捞,空的,连恺已经不在了。随后,她伸了个懒腰,起床穿好衣服,洗漱完了,便拖着依旧疲软的身子,离开了卧室。
    来到走廊之后,晏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馋的她舔起了嘴巴,于是,她轻手轻脚的走到厨房,躲在隔断门后,偷窥了一眼。
    此时,某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挂着围裙,专注的做着早餐,看上去还挺贤惠的。然后,她想也没想,就悄悄溜到了他身后,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头靠在他结实的背肌上。
    连恺感觉到身上一紧,手里的动作也顿了一顿,但他没有出声,安安静静的享受着这个时刻,直到把早餐做好,盛进了盘子里,才缓缓开口道,“不是不想跟我做情侣吗,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话音刚落,晏由就吓得抽回了手。如果不是他提醒,她还真是没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的确,他们之间的互动,早就跟情侣没有区别了。只不过,她一时还是难以接受,作为一个总裁,怎么可以对情人动了心。
    “放心吧。”他转过身,看着一脸迷茫的她,淡淡道,“我不会逼你确认关系的,现在这样也很好。”说完,他端着盘子,走到了饭桌。
    晏由低着头,跟在他后面走,目光却投向了桌上可口的食物,“嗯,那不是女朋友,还可以吃你做的早餐吗?”
    连恺坐下来,简直被她逗笑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那可不好说”晏由小声嘀咕着,微微蹙眉。
    但当一碟美食推到了面前之后,她就即刻扬起笑容,拿起刀叉开动了。
    连恺看看愉快用餐的晏由,又看看吃着猫粮的有宝,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心想着,这两个小家伙,真是一个样。
    就这样,两人边吃边聊,度过了一个温馨的早餐时光。之后,晏由从包里拿出化妆品,坐在镜子前,简单的装扮起来,“不过我说真的啊”
    “嗯?”连恺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她。
    “你还是考虑一下《异装人生》吧,这个剧本真的很棒。如果你能演好的话,明年肯定可以冲个奖。”她苦口婆心的劝道。
    尽管,她也知道,昨晚的美人计大概率是白费了,但她还是不肯放弃的,选择了老话重提。
    连恺认真的思索了片刻,问,“如果你要拍,大概是什么时候?”
    晏由喷着香水,粗略的计算了一下,“这得看前期准备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不过,至少得是半年后了。”
    半年
    连恺摇了摇头,还是拒绝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怎么了?”她回头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疑虑,“该不会已经有人挖墙角了吧?”
    考虑到连恺当初签下的临时合约,就只剩半年多了,而他最近的曝光率又很高,所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
    “没有,我就是纯粹不感兴趣。”
    见他如此坚决,她也不知道再如何劝说下去了。
    毕竟,如果演员打从心底并不认可一个角色,那他肯定是演不好的。或许,她应该再多花一些时间,让他慢慢地去接受和适应。
    “对了,如果我”连恺想起顾文远的威胁,有些犹豫要不要提前跟她商量一下,合约的事宜。
    “啊,都这么晚了?”晏由瞄到了时钟上的数字,急忙将东西都收进包里,“不能跟你说了,我要去上班了。”
    连恺把话又咽了回去。
    晏由拎起包,匆匆的往玄关的方向去,可路才走了一半,她就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即转身,回到他的面前。
    “忘东西了?”他问道。
    “嗯”她点头,稍稍踮起脚尖,对着他微翘的双唇,轻轻地啄了一下。“忘了这个。”
    亲完,她弯着眼睛笑了笑,挥手说了声拜拜,走了。
    之后,连恺痴痴的站在原地,直到关门声响起许久了,都不曾挪开半步。他看着那扇门,手指慢慢地触上了嘴唇,又急速的撤了回去。
    他笑了笑,心里暖的一塌糊涂。
    同一时间,晏家门前。
    方灏来回踱步着,五分钟内看了叁次手表。因为昨天的不欢而散,所以他想着今早过来送她上班,可是他从半小时前就来到这里,却一直没有等到她出现。
    平时的这个时间,晏由早就出门了,今天是怎么回事?他疑惑的看了看她房间的窗户,帘子拉的很严,似乎没有人在。
    那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了,她昨晚并没有回家。想到这里,他心中隐隐作痛着。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方灏似乎忙碌了起来,晏由的办公室里,也不再出现他的身影。直到晏氏夫妇从外地回来,说给他带了手信,他才再次登门拜访了。
    “小灏,这些都是当地的特产,你带回去给妈妈和舅舅吧。”江璟从柜子里拿出两个礼盒,交到了方灏手里。
    “谢谢阿姨。”他收下礼盒,礼貌的道谢。“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不留下吃晚饭吗?由由快回来了。”江璟看看时钟,出声挽留道。
    方灏摇摇头,叹了口气,“她大概不想看见我。”
    “怎么了,你们闹别捏了吗?”江璟关切的问道。
    方灏本来也不想老是告状,以免显得自己很幼稚。可一被问起,他心里的委屈就无处可匿。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她好像有别人了。”
    “她她和谁啊?”江璟略微吃惊,可仔细想来,也是合理的。这几个月,女儿经常鬼鬼祟祟的跑出去,很可疑。
    “我不知道,反正肯定是公司里的人,因为她最近都不让我去了。”方灏落寞的说道。虽然晏由表面上没有下过禁止令,可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其实在江璟看来,女儿交男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方灏的话,似乎有暗示她一脚踏两船的意思。于是她再叁斟酌,还是决定问清楚。“小灏,你老实告诉阿姨,你和由由,是在交往吗?”
    方灏抿了抿嘴,没说话。
    江璟见他这可怜巴巴的样儿,心想或许他们自己也没说清楚,就只好换了个问法,“你上次说你们有过接触,这个接触指的是?”
    “就哎”方灏挠挠头,想起那个偷偷的亲吻,脸有些红了。“对她来说应该不算什么的,是我当真了。”
    听完这话,江璟的心彻底凉了。
    原来女儿真的可能是在一脚踏两船!女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太不应该了!
    “小灏,你不要难过,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阿姨会替你做主的。”她忍不住的安慰他道。
    “阿姨,你可千万别让她知道我跟你说了这些,不然她要杀了我的。”
    “放心,我不会的。”江璟温和的说道,“不过这件事,阿姨必须得再多了解一些情况,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虽然,方灏并不像是在撒谎,可她也不能因为这一面之词,就认定是女儿有问题,兴许是他误会了也说不定。
    “我明白,谢谢阿姨体谅,那我就先回去了。”得到了江璟的承诺,方灏总算放心一些了。于是他不再多话,拎着礼盒回去了。
    看着方灏消瘦的背影逐渐远去,江璟多少也有些心疼,毕竟,他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她不能放任不管。
    原本,她是想给丈夫打个电话,商量一下情况的,可目前也还不能确定,女儿是不是真的劈腿了,所以她想,还是先不和他说了,免得他发脾气。
    现在,她更应该做的,是亲自去考察,方灏所言的真实性。
    ﹉﹉﹉﹉﹉
    【好了,笨蛋妈妈要去抓奸了,
    让我们祝福她。(  ?°  ??  ?°)?
    --

23 fцщénщānɡ.cóм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