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fцщénщānɡ.cóм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15 fцщénщānɡ.cóм

      “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啊?”
    午休结束后,刘正忧心忡忡的看着连恺嘴边明显的伤痕。
    “不小心磕到了。”轻描淡写的回答。
    将近一米九的个子,是得往哪里撞才能磕到啊?
    刘正很疑惑,可他只关心工作,无意了解演员的私事,于是他喊来了化妆师,吩咐道:“你赶紧给他遮遮瑕。”
    “好。”化妆师连忙拿出道具箱。
    连恺走到梳妆台坐下来,往不远处的晏由瞄了一眼,此时,她也正抱着手臂看着他,但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他看不出来她是否关心。
    过了一会儿,方灏也来了,脸色有点青。晏由只看了他一眼,就猜到了这事儿跟他脱不了关系。于是她走上前,给他使了个眼色:“你跟我过来一下。”
    两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隔壁一间无人的休息室。
    晏由走到沙发坐下,手敲了敲扶手,“说说看,刚才发生了什么?”
    方灏依靠在桌子旁边,微微垂首,眼中愠怒。
    “他的脸是怎么回事?”
    “你心疼他?”他抬起头,痛心疾首的问道。
    “你为什么打他?”她保持着耐心问道,无视了他的提问。
    “他该!”bǎíníǎnωёn.⒞оm(bainianwen.com)
    只要一想起连恺之前的那句话,方灏就觉得怒火中烧,再打他十拳都算轻的。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给我制造麻烦。”晏由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该拿这两人怎么办。
    “我不过就是打了他一拳,你就这么心疼吗!”
    “心疼?”晏由冷笑了一声,“我是很心疼,我们整个剧组筹备了那么久的拍摄计划差点就被你搞砸了。”
    “你知不知道这艘船,租一天要多少钱?如果你真的把连恺打伤了,打破相了,之后的工作怎么办?你能付这个责吗?不要跟我说你可以给钱。拍多一场戏需要的不只是钱,还要去协调几十个人的时间。”
    本来,方灏还一直在气头上,可听到她说了这么多,又自觉理亏,不敢反驳了。
    “我知道你看不惯连恺,但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冲动?他毕竟是我新戏的男主角,我公司的员工。”见方灏不再吭声,晏由的态度也温和了许多。
    她承认刚才的话,是说得重了一些。但是打架的风险太高,的确有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工作的进度,所以她必须要他认识到冲动的错误。
    “如果没有这两层关系在,你就是把他腿打断了,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方灏半信半疑的看着她,“那除去这两层关系,他对来你来说到底算什么?情人吗?”
    晏由抿着嘴,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原本,方灏还有些期待,连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就是故意气自己的,可如今看来,他们的确有过亲密的关系。
    “你跟他断了吧,这件事我可以当做不知道。”他咬牙道。
    “方灏,这是我的私事。”
    晏由心里其实也明白,她和连恺这种奇奇怪怪的关系,确实应该趁早断掉。可这毕竟是她的私事,他这般的要求,实属过界了。
    “你不愿意?”方灏两眼一瞪,又急了,“如果叔叔阿姨知道,你在公司包养了个情人,该有多失望啊!你怎么能做这种事?”
    听到这话,晏由抱起了双臂,气的想笑。“怎么?你想去告状?”
    “不是的,我”方灏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想要辩解,可又怕说多错多。
    “我要回去工作了。”晏由感觉已经聊不下去了,于是起身就往外走。
    “我就是嫉妒了,对不起。”他小声地说道,音色有些颤抖。
    晏由看都不用看,就能想象出方灏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她曾经不止一次的,心疼过他阳光外表下的脆弱,可在感情上,她认为自己不应该给他更多依赖了,他总要学会成长起来。
    方灏见她停下了脚步,知道她肯定心软了。于是他上前两步,从背后抱住她,并将鼻尖埋在她的香肩。
    “你不要这样。”她试图去掰开那双箍在腰间的手,可她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收紧,她根本逃不出去。
    “你让我抱一下好不好?我就是很想很想知道”他轻嗅着她发上的清香,沉醉的说道。“姐姐的味道。”
    晏由不禁的颤抖了一下,她强行把头偏过去,不让他靠着。“你好变态。”
    “变态?”方灏抬起头来,对这个说法很不满意,“我闻了你就是变态了,那连恺呢?”
    趁着方灏放松了手臂,晏由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为什么又说起他来?”
    “因为他说他”方灏欲言又止,感觉那个字眼说出来过于羞耻,于是他想了想,稍微篡改了一下。“尝了你”
    霎时间,晏由的脸垮了下来。
    她有想过连恺应该是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才让方灏那么生气,可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不要脸!把这么羞耻的话挂在嘴边!
    想到这里,她紧紧攥住了拳头,恨不得把那个混蛋往死里揍。
    “你还好吗?”他小心的问道。
    “我没事。”她摇摇头,“你放心吧”
    “嗯?”
    “我会让他比断了腿还难受!”
    说完,她便气势汹汹的朝着片场的方向去了。
    接着,一整个下午,晏由都没有给过连恺一个好脸色。无论是他是请教问题,还是闲聊两句,她都爱搭不理的。
    尽管,他多少还是有一些失落的,但作为一个良好情人,他也明白要给她多一些空间,不能靠的太紧。于是,他放弃了挣扎,想等到明天她消气了再说。
    晚上九点,连恺完成了自己的戏份,便早早的回房间去了。他以为,今晚都不会收到她的消息了。
    可没想到,就在他洗完澡,披着毛巾走出浴室的时候,手机响起了。
    “喂,你在干嘛呀?”晏由温柔的声音传了出来。
    连恺有些惊讶她的态度转变,但也没多想。“我刚洗完澡。”
    “你想不想我啊?”晏由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摇着红酒杯。
    连恺的喉结轻轻地滚动了一下,“想。”
    她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间对自己如此娇柔?他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有些享受这样的暧昧。
    晏由抿了一口酒,放下杯子。
    然后,她在电脑里打开了某个文档,扬起一个神秘的微笑,接着撒娇道:“我也好想你,想你抱我,亲我,还有”后面的,她故意不说了。
    “哎,怎么会这样我没喝多少啊”说着,话筒里还传来了酒杯被碰倒的声音。
    原来是喝多了?
    可她醉起来的时候竟然这么可爱?
    顿时,连恺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他开始手忙脚乱的穿起衣服。“你别喝了,我来找你。”
    “找我做什么?”她明知故问。
    “你说呢?”他笑了笑,对着镜子整理好了衣领。
    “那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哦,不然我~”她的声音很醉人。
    “等我。”
    连恺飞快的往外走,并大力的拉下了门柄,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门紧紧的锁着,怎么都打不开。“等我一下,这个门好像有点问题。”
    “呜你是不是又不想来找我了啊”她很委屈的说道,听上去快哭了。
    “怎么会!”连恺焦急道。
    他只要一想起晏由眼角含泪的模样,心脏就狠狠地抽了抽。
    随后,他又再拉了好几下门,但还是没有反应。于是他又匆忙地跑到了座机旁边,想拔打总台的号码,可他才刚拿起话筒,屋子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停电了!
    连恺抬头看着突然熄灭的灯泡,心中疑惑愈深。
    这是怎么回事?门锁和电源居然一起出问题了?就像是有人想把他锁在房间里!
    这时,晏由的声音再次响起了。“我现在一想到昨晚就难受”
    “怎么了?”连恺摸黑找到了电闸,摆弄了两下,但它毫无反应。
    “我想你,想要你”她的声音酥软的叫人头皮发麻。
    但同时,他也清醒的意识到了,这是极不正常的。于是他没再出声,等她的下一句话。
    “想你在我的身体里”晏由捂上嘴,强忍着笑意,继续用着软绵绵的语气说道,“连哥哥~你说可不可以?”
    听完这一句,连恺止不住的战栗了。
    随后,他慢慢地触到了自己膨胀的下体,不由得深呼了一口气,问她:“过瘾吗?”
    虽然,她这一声连哥哥,叫的他都硬了。可是,他已经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彻底看清了这场骗局。
    “连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啊哈哈哈哈哈哈!”
    原本,晏由只是想报复一下连恺,出出气。
    可当这些羞耻的字句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她不仅怒意全无,还彻底笑崩了。尤其是那句连哥哥,尽管它很管用,但恶心的让人想吐,如果不是喝了酒,她还真是说不出口。
    “给我打这样的电话,又把我锁在房里。”连恺一字一句道,“你想怎么样?”
    “连哥哥~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晏由合上电脑,决定不再照着色情电影剧本念了,她要自由发挥。
    连恺握紧了手机,感觉不妙。
    “你现在是语气比较硬,还是下面比较硬啊?”
    “晏总,我跟你的合约,还有大半年呢。”他尽量保持着冷静。
    “所以呢?”她无所畏惧。
    “所以我们俩,来日方长。”他语气加重,“你就不担心下次见了我,会下不了床?”
    这话听得晏由的确是心里一咯噔,可至少现在,她是占上风的那个人,她绝不能怂。
    于是她撩了撩头发,慵懒道,“连哥哥~你好坏啊~怎么可以这样呢?”
    “你!”他俊美的五官正在逐渐扭曲。
    “连哥哥消消气嘛~想象着你现在抱我,吻我,然后”她语气越来越慢,越来越软,“嗯啊~那里那里不可以”
    连恺捂住脸,感觉脑子和xx都要爆炸了。
    “——唔嗯,进来了”
    “晏总”他试图打断她。
    “连哥哥的好大好硬呜~”可她演上了瘾。
    “晏由!!”连恺彻底听不下去了,“你杀人诛心”
    随后,他沉重的声音被切断了,取而代之的是—阵嘟嘟嘟的忙音。
    小情人想跟总裁斗?简直做梦!
    晏由得意的摁掉了通话键,脸都快笑僵了。
    不出意外的话,连恺现在肯定一边动情的喊着她的名字,一边痛苦的释放自己吧?这样的画面,她光是想想就觉得过瘾。
    可是,当她把手机丢到一边,兴奋感也逐渐褪去之后,她又愁眉不展了。
    虽说对付流氓,就要用流氓的办法。但这样一来,又很容易把自己绕进去
    想到这儿,她意志消沉的走进了浴室里。
    虽然,她打从心底鄙视连恺,满脑子都是黄色废料。可到了这个时候,她又不得不去承认,他们其实是一路人。
    因为在这通电话之后,她发现自己
    湿透了。
    --

15 fцщénщānɡ.cóм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