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11

      这天晚上,晏由好像有些失忆了。
    她忘记了她和连恺是怎么进的房,也忘记了她为什么要去顺从他的意思。在那短短的几分钟里,她的脑海是一片空白的,唯一真切感受到的,是一双强健而有力的手,和一双柔软却滚烫的唇。
    此时,屋里没有开灯,但落地窗的帘子是开着的,外面是波澜的海和黯淡的月。正如他们之间的关系,时而汹涌,时而平静。
    今夜之前,她都不曾想过,原来情人间的吻会如烈酒一般,浅尝一口,都会叫人深深地沉醉。
    就这样,她意乱情迷的接纳了他狂涌而来的亲吻,再睁开眼时,他们已经重重的摔在了宽敞的双人床上。
    连恺单手托起头部侧卧着,近距离的观摩着那张无瑕的面容,还有那明澈的双眼和长长的睫毛。此刻,他感觉心脏正猛烈的颤动着,就像快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一样。
    于是,他情不自禁的支起手背,触上她温热的脸颊,然后慢慢地往下,滑到了下巴的位置。
    这时,晏由突然间张开嘴,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手,留下一排深深的牙印。显然,这比他上次啃她嘴唇时的力道大多了。
    “疼...”连恺为难的揉了揉那道伤口,可眉宇间却没有丝毫的怒意,只有一股她根本看不懂的温柔。
    “不许装。”
    如果不是太清楚他之前无耻勾引自己的样子,还有他优秀的演技,晏由都快以为他爱上自己了。
    “我没有。”他淡淡的笑着,随即翻过身来,将她压在底下,并用牙齿叼住她连衣裙上绑成结的衣带,轻轻地将它解开,低声问道:“帮你脱了好不好?”
    晏由知道他的询问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可她偏偏就不想顺他的心,于是她连忙搂紧自己,把脸偏了过去。“不行。”
    “好嘛,小情人会好好服侍晏总的。”连恺亲亲她的侧脸,又贴贴她颀长的颈,温热的鼻息拍打在她肌肤上,带来一阵阵的酥麻。
    男人平时装的再怎么正经,到了床上都是这副狗样子。晏由眼睛一闭,不屑的哼了哼。
    她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就像有一把沾了蜜糖的刀子,在往心上刮。连恺再也按捺不住身体里那把旺火了,他掰开她的手,将连衣裙的领口一把扯开,然后将头埋在她锁骨中心的位置,细细的舔吻着。
    “连恺!!”她咬牙喊着这个讨人厌的名字,却没有做任何反抗。
    晏由气坏了。
    这次出行,她就带了两件裙子,一件是现在所穿的日常款,另一件是小性感的低领款,她本想着拍照的时候可以穿,可目前看来,这两件都得报废了。
    过了一会儿,连恺抬起头,看了看那一小块肌肤上新生的红印,还有她羞愤的小脸蛋,满意地笑了。“晏总这是紧张了?”
    “才没有!”说完,她轻轻咬住了唇。
    “放心,我不会太过分的。”他温声安抚道。
    说完,他的衣服就唰唰地掉到了地毯上。
    黑暗中,一排结实的腹肌隐隐可见,晏由偷偷地瞄了一眼,又好奇的去戳了一下。
    “还有更硬的,你要不要碰?”他有些玩味的笑。
    “流氓!”她闪电似的缩回了手。
    “我是流氓,那你是什么?”
    见她气鼓鼓的不再出声了,他又想伸手去拉她裙子上的拉链。可是,他手还没碰到,就被她一巴掌给打开了。
    晏由以为,连恺会继续胡闹的。
    可没想到,他没有说话,只是坦坦荡荡的凝望着她,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渴望。
    结果,被这样火热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反倒是有些心虚了。
    是啊,都是成年人了,应该要对自己诚实些的。
    于是,她放弃了挣扎,亲手将裙子脱下,随手扔到了地上。
    月光下,她洁白的身体像一块浑然天成的美玉,一时间把连恺看呆了。
    愣了一小会儿之后,他手绕到她背后,去解开文胸的纽扣,整个人往她身上贴去,柔声道:“我现在知道了,你是流氓的宝贝。”
    “你好肉麻啊。”这话听得她脸颊止不住的发烫。
    连恺笑了笑,双手握上了那柔嫩的酥胸。
    她的尺寸虽然不算很大,但在他掌心里却是刚刚好,就像是量身定做一样。他轻轻地在左右两边都吻了吻,细声呢喃道:“我的...都是我的...”
    “唔...”胸脯上那又痒又麻的触感,让晏由忍不住的发出微弱的呼声,她揪了揪他的耳朵,软软的说着,“我...我才不是你的呢!”
    话音刚落,连恺不由得想起了某个人来,目色也霎时冷冰了几分。他探出舌头,以轻快的速度在她粉嫩的乳尖上打转。
    这突然间的愉悦感,令晏由忍不住的颤了颤,“你...你别...啊...”
    连恺不管不顾的舔吻着,好像什么也听不到看不到,直到他的手慢慢延伸至她的双腿间,透过了那层薄薄的布料,被一小片蜜液所沾湿了,他才恍然的停下动作,搓了搓指尖上的黏滑感,又惊又喜的说道,“原来你已经这么湿了...”
    尽管,晏由现在已经羞的想钻进枕头里去了,可她不允许自己在他面前如此软弱。于是她撇了撇嘴,装作无所谓的说道,“毕竟我也是个正常女人。”
    “知道了,我会让你满意的。”连恺笑笑,将身体往下挪了一些,并轻轻拉下了那条蕾丝内裤,随后,他的双唇落在了她柔软的腹部,再一路吻下去,一口含住了她身下那诱人的甘泉。
    “啊...”她销魂的呻吟在一瞬间里再度膨胀了他的欲望,他握住她雪白的大腿,将其分的更开,柔韧的舌头也挤进了那片私密之地,灵巧的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惹得呼声连连。
    不一会儿,一阵更酥麻的快感袭来,似一道电流贯穿了晏由的身体。她十指掐着床单,脑中一片空白,就连耳边的喘息声都快听不见了。
    “连...连恺...连恺!”
    在听到这一声声娇媚的呼唤之后,连恺觉着身下实在是涨得难受,他按捺不住了,挺起背来俯视着她陷入迷醉的双眼,用舌尖扫了扫唇边残留的甘甜,“我在!”
    说完,他扶住那昂起的欲望分身,径直的朝着她的领域,一鼓作气的冲到了顶。
    “唔...太深了...”晏由微微蹙眉,小声的埋怨。
    尽管,她的入口处早已足够的润滑,可突然间塞入一根硕大的异物,还是令她有些不适。最要命的是,她甚至还来不及去惊呼,一阵强烈的撞击感便汹涌的袭来了。
    “好紧...晏总的里面好紧...好舒服...”连恺虽是低声的呢喃,可他的动作却一点也不轻柔,他极快的抽动着下身,与她交缠在一起,一波接着一波,顶得她除了娇喘之外,再道不出任何完整的字句。
    “你慢...你慢一...啊...”
    “喜不喜欢?”他稍稍放缓了一些,低头去吻她天鹅般漂亮的颈,“你喜不喜欢?”
    “喜...喜欢...”她手背捂着嘴,边喘边道。
    “喜欢谁?告诉我你喜欢谁?”
    “喜...喜欢连...恺...”
    “谁喜欢连恺?”他的双唇贴到了她的下巴,继续吮吻着。
    可不知怎么的,她突然间又不肯说话了,他心里一急,又加快了身下的动作,逼问道:“你说啊,谁喜欢连恺?”
    “呜呜...我...我喜欢...我喜欢连恺,可以了吧?”晏由一边痛恨自己这不该有的娇软,一边又忍不住的眼眶有些红了。
    “你是谁,喜欢谁,告诉我,都告诉我...”他不依不饶。
    晏由从来不肯对连恺有半分的示弱,可身体的快感实在太过强烈,几乎要将她整个人掏空。无奈之下,她只能用那哑哑的哭腔,极小声的说道,“是晏由...晏由喜欢...连恺...”
    想听的话和想要的感觉在同一瞬间里到来了。
    连恺绷紧了身体,顶弄了最后一次,便急速的撤出来,将那些浑浊的爱欲,倾洒在她的腹部之上。
    随后,他抱紧了这个叫他欲生欲死的可人儿,头轻靠在她的胸前,毫不犹豫的低语道:“连恺也喜欢晏由...”
    经历完了一场激烈的性事,两人都已是大汗淋漓了。
    连恺一把捞起晏由,抱她去了浴池,打开花洒,想将身体冲洗干净。可当她整个人软绵绵的瘫下来,很乖的靠进他的怀里时,某些不可描述的欲望,又再次苏醒了。
    于是他就这么搂着她,又再要了一次。因为是突然袭击,她又羞又气,活像野猫上了身,对着他又是咬又是抓。
    完事以后,浴室里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水。两人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都有些呆了。
    一个满身刮痕,一个满身...吻痕。
    丢死人了!
    此时,晏由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再也不理他了!!
    看她一副要吃人的表情,连恺也心虚的不说话了。他默默地服侍她把头发吹干,再将她抱回了床上。可即便他认错态度良好,她还是不肯理他。躺下后,她瞪了他一眼,便裹着被子翻过身去了。
    随后,他小心翼翼的在她旁边躺下,许久都未曾合眼。
    是直到听见了一阵浅浅的呼气声时,他才安心的转过身,轻轻地从腰间搂住她,再将下巴挨在她的肩上,沉沉睡去。
    --

11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