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女总裁的情人 作者:抹茶雪糕呀

2

      晏由的家位于近郊的高档别墅区,距离市中心不算远,但开车到家的时候,已经快9点了。
    当她走进偌大的客厅,发觉灯虽然开着,但却一个人也没有的时候,她感觉心里空荡荡的。
    “爸?妈?”她东张西望着喊了两声,虽然对于答案,她早已不抱希望。
    在四岁以前,妈妈一直待在国外,爸爸工作也很忙,没有太多时间可以陪她,所以她常常一个人在客厅里玩玩具,看动画片,或者再睡一觉,盼望醒来的时候,爸爸妈妈能在身边。尽管后来,父母终于复合了,也腾出时间照顾她了,可是那份失落感却久久的印刻在心底,偶尔想起来,她的心还是会莫名的痛,但是这样的话,她一次也没有对他们提过。
    因为她其实也明白,成年人的世界,总是有着许多不得已。父母和孩子之间,应该要相互体谅,而不是去加重彼此的包袱。
    “他们不在!”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厨房的方向传来,打断了她略带忧伤的思绪。
    晏由短暂的楞了一下,但很快就收拾好了失落的心情,瞬间有了活力。
    好哇,我还没去找你,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她气冲冲的赶往厨房,看见一个高瘦的男人正围着围裙在做饭。
    “你来干嘛?我爸妈呢?”她依靠在门边质问道。
    虽然她想问的是比赛的事,但由于肚子太饿了,所以她决定等他把饭做完再说。
    “他们出去吃了,刚好你们家阿姨也请假了,所以我过来给你做饭。”方灏回头看了一眼她略带困惑的脸,又继续手头上的活儿,并补充道:“江阿姨的一个科研项目受到了表彰,晏叔叔很高兴,所以临时决定出去庆祝。”
    晏由扯了扯嘴角,对俩人私自庆祝却不带上自己的行为而感到无语。明明是叁个人的家庭,她却始终没有姓名。
    方灏将菜盛到了盘子里,一一端去饭桌上。“好了,开饭啦。”
    晏由双手空空的到桌前坐好,等方灏给她拿来碗筷。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啊?等你等得饿死了。”方灏坐下来,往俩人的碗里盛饭。
    “你还好意思说呢!不是你说今天要比赛,我不去看你就跟我绝交吗!我赶天赶地跑过去,给人加了半天油,结果发现不是你!气死我了!”
    “你什么脑筋啊,我都跟你说了好多遍了,是明天。”方灏憋着笑,往晏由碗里夹菜。
    “是明天吗?”晏由想了又想,但还是没法确定出错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记忆。但看着方灏那副得瑟模样,估计还真是自己的问题。于是她埋头吃饭,不再说话了。
    “不过没想到啊,你居然会给我加油,我还以为你会帮着对家呢。”
    “我是这么没良心的人吗?”晏由瞟了他一眼。
    方灏吃了两口菜,笑嘻嘻的继续说道:“那我采访一下你啊,当你发现那人不是我的时候,你什么心情?尴尬的要钻地缝了吧?
    晏由‘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明天不去了。”
    “别啊,开个玩笑都不行,怎么这么小气。”
    “做弟弟的,不可以笑姐姐。”晏由趾高气扬的说道。
    “你就大我一岁而已。”方灏撇了撇嘴。
    “那也是姐姐,你从来没叫过我姐姐,你叫我一声,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我不。”
    见方灏一副倔样,晏由也懒得跟他争,免得显得自己幼稚。
    也不知道这小子为什么就是不肯叫,虽说她也听过那句“年下不叫姐,心思有点野。”,可一想到方灏从小就光着屁股跟在她身后跑,她就没法将他的形象暧昧化。
    虽然晏由是想保持一个成熟大姐姐的形象,安静的吃饭,可方灏偏不领情,非要东扯西扯的讲一堆话去逗她。最后,这顿饭又是吃的吵吵闹闹。
    尽管很多时候,她也觉得这个弟弟很烦人。可是看着他努力找话题的时候,她又总能从他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是啊,他们都曾有过一段孤独的童年时光。可与他相比,她幸运太多了,至少她的父母都很爱她,也尽可能的去弥补她心底的空缺了。
    而方灏的父亲...
    想到在这里,她又不由得为他难过起来。
    但心疼归心疼,碗还是方灏刷的。
    等清洁好厨房后,方灏听见了车子开进院子的声音,肯定是叔叔阿姨回来了。他不想打扰到别人一家叁口的相聚,于是决定现在就回家去。
    走到门口时,他回过身来,看着晏由认真地说:“明天来看我,好吗?”
    还是没有叫姐姐。
    可是看他这较真的样子,她又怎能忍心拒绝,于是她轻轻点头,说了个嗯字。
    方灏走后,晏由窝进沙发里,看起自己公司投拍的电视剧。
    没多久,门开了,一阵脚步声渐近。她扭过头,看着满脸笑意的父母,酸酸的说:“舍得回来啦?”
    父亲晏随和母亲江璟曾经都是相当俊美的人儿,就算到了中年,也是气质非凡,比同龄人看上去要年轻个七八岁。
    尤其是母亲,她脸上几乎没有多少岁月的痕迹,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仍有一种摄人心魄的美。所以即便是现在,还是有不少人想要追求她,气的父亲直跳脚。
    “别气啊,爸爸给你带了小蛋糕。”晏随走近了来,笑着晃了晃手中的食品袋。
    “不吃,会胖。”
    “那明早吃。”晏随伸手,想揉揉女儿的发顶,但被她闪开了。
    “不准摸我头,我已经长大了。”晏由哼了一声。
    “好好好,不碰你。”晏随宠溺的笑了笑,转身将袋子拿去冰箱放好,然后给妻子使了个眼色,告诉她自己先去洗澡了。
    江璟点头应了丈夫之后,走到沙发坐下,想给女儿解释晚饭的情况。“不好意思啊,由由,今天你爸一时兴起,非要拉着我去的。我们也不知道你今天会不会加班,怕打搅你,所以就叫了小灏过来陪你。”
    其实,晏由也没有那么的不开心,毕竟都长这么大了,自然不再喜欢天天跟父母黏在一起,而且她也很理解他们有自己的二人世界,但至少得提前说一声吧。
    她在心中叹了口气,本想说些什么,但一抬眼,就瞄到了母亲白皙的脖颈上有一处暧昧的红痕,顿时,话又收了回去。
    江璟注意到了女儿目光停驻的方向,才想起来这尴尬的存在,于是她迅速的将丝巾向上拉拢一些,慌忙的解释道:“餐厅、餐厅是室外的,有蚊子,所以...”
    “妈~”晏由拉长音的打断了她,“我是24岁,不是4岁,没必要这样...”
    反正我是吃着你俩的狗粮长大的,她在心里补充道。
    被女儿这么一说,江璟更不好意思了,孩子都这么大了,她和晏随还这么黏糊,确实难为情。她感觉这话是说不下去了,决定逃到二楼去。“好,那我...我先去洗澡了,你...电视别看到太晚啊。”
    “哦。”晏由靠在沙发上,看着母亲心虚的背影,故意添油加醋了一句:“你俩是要一起洗?”
    听到这句话,江璟脚步一顿,两颊微微发烫,但她不仅没有回应,还假装没有听见,迅速的爬上楼,消失在女儿的视线。
    这孩子...小时候嘴巴还很甜,怎么长大后反倒变得跟她爸一样,这么嘴上不饶人啊...
    她不由得感慨着。
    隔天,晏由回到公司上班,处理完了一堆事情之后,韩睿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她看了他一眼,这才想起了昨天吩咐他的事情,问道:“交代你的事,有结果了吗?”说着,她又将视线挪回了电脑屏幕上。
    韩睿走到桌上,放下一份档案,“很遗憾,他不是俱乐部的会员,只是偶尔才去,昨天也是被教练说服,临时顶替受伤的选手出战,所以关于他的信息很有限,都是从啦啦队的女孩那里打听的。”
    “看起来都是些无效信息啊。”晏由瞟了一眼档案,上面写着:连恺,25岁,身高187,A大金融硕士,喜欢的数字、颜色、食物...再后面她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把纸揉成一团扔到一边。
    “如果还要打听的话,我们只能派人在俱乐部蹲点,然后跟他几天。”
    “算了,没必要。”晏由摇摇头,“不过就是个普通帅哥,不值得浪费精力。”
    “行,那我去催刘导的进度。”
    晏由看了看时间,“嗯,对了,待会儿早点走,免得路上又堵车。”
    “好。”
    因为提早下班,错峰出行的缘故,晏由今天算是准点到了体育馆。还是昨天的位置,不过赛场上的主角却不是了。
    今天的7号似乎一直眺望着观众席的位置,期待了某人的到来。
    而当晏由走到了观众席坐下,他即刻兴奋地挥了挥手。
    是啊,昨天给7号加油却没得到回应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问题所在了,自己怎会如此愚蠢。她扶了扶额头,深感无奈。
    没多久,哨声响起,方灏举起剑,和对手开始了比拼。虽然他的动作也算干净利落,但明显能感觉到他的实力应该在连恺之下,因为昨天那场比赛,对手是完全处于防守状态,几乎没有进攻的空间,几分钟就轻松的分出了胜负。
    但今天的比赛,双方实力持平,倒还有些悬念。而且随着激情的解说,气氛明显开始紧张起来。晏由起身,手撑着栏杆,给方灏打气:“7号加油!”
    尽管体育馆内嘈杂不已,但方灏的耳朵似乎有着能够过滤其他声音的能力,他用余光扫了观众席一眼,然后蓄力冲刺,打出了非常漂亮的一击,让对手连退了好几步,他一下子就占到了上风。
    接着,两人继续比拼了一个回合,可对方被刚才的那一击打的失去了斗志,没多久就败下阵来。最终,这场比赛是方灏赢了。
    当裁判宣布起今天的胜利者是方灏时,晏由也十分高兴的为他欢呼,手比起小心心来,“好样的!”
    方灏放下佩剑,摘去头盔,甩了甩头,冲晏由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虽然他也是个长相精致的俊俏男孩,但他的眼睛不及连恺那么有杀伤力,而且还水汪汪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狗狗。
    “怎么样,有没有被7号摘下头盔的那一瞬间帅晕过去?”方灏兴高采烈的跑到晏由面前邀功。
    “今天没有。”晏由实话实说。
    “什么叫今天没有?”方灏有些失望。
    “就是字面意思啊,就你还想帅晕我?想太多。”晏由耸耸肩。
    方灏脸垮了下来,“你就不能夸夸我?”
    “多大人了啊,还要哄着。”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晏由的语气多少还是软下来了一些,“好吧,优秀的方灏同学,你最棒了,你快去洗澡换衣服,待会儿请你吃顿大餐。”
    “那我要最贵的那家牛排馆。”
    “没问题。”
    话一说完,方灏就风风火火的跑去了更衣室,因为不知道他还要多久,于是她便坐下来等,看着身边来来往往的人。
    这间俱乐部的消费很高,所以会员基本上都是家境不错的公子哥,她本来想多留意一下,看有没有连恺那个类型的帅哥,可是瞅了一大圈,别说连恺了,一个能和方灏比肩的人都没有,真叫人失望。
    她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担心起这个项目无法如期执行了。
    --

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