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òùⓦêňщù.Dê 凉夜1

酒肉伴侣 作者:月见猫

Яòùⓦêňщù.Dê 凉夜1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梁见殊软硬刚好的大床,汪沛钻进自己那半边被窝,嗅着熟悉的薄荷气息,积攒了一周的睡意就直勾勾袭来。
    见汪沛要睡下,梁见殊将台灯压低了些,房间里的亮度暗下去不少。
    写字台正对着床,汪沛便以一个舒适的姿势将自己蜷在棉被下,被子遮住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忽闪忽闪的眼睛,明目张胆地盯着梁见殊的背影看。
    鼻子呼出的温热水雾被拢在被窝的狭小间隙里,未等降温,又重新被她吸了回去。不知是不是因为缺氧,汪沛觉得自己头脑逐渐混沌了起来,眼皮打架中,梁见殊在写字台前的背影在眼中也渐渐模糊。
    汪沛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忽然睡着的,仿佛沉入一片黑暗过了好久,直到床边微微的塌陷,紧接着有热量笼过来,才稍稍地恢复过来一点意识。
    半梦半醒中的汪沛没有能力思考,下意识地凑近那团热腾腾的东西,蹭了蹭脑袋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重新进入睡梦。
    直到被自己枕在脑袋下的东西挪动了一下,一向睡觉很乖的汪沛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么径直地钻进了梁见殊怀里,甚至直接枕在了人家胳膊上。
    梁见殊小心翼翼地把胳膊抽走,没想到睡梦中的汪沛好像很不满地蹙了蹙眉头,一把顺着胳膊挪动的方向,把梁见殊揽进了怀里。ㄚцsんцщц.Oηé(yushuwu.one)
    两人的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了一起。
    少女小巧的胳膊紧紧地揽着他背膀,娇软的身体就这么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衣压在他的身体上。
    更何况,就是这张床上,曾经和她有那么多旖旎的画面。
    梁见殊缓缓长舒一口气,把她摆回自己的枕头上,又把她身体严严实实地裹进被子里,仿佛是在包裹什么见不得人的宝贝。
    正要躺回自己那半边,借着窗帘缝隙散进来的的月光,他看到她晶莹饱满的嘴唇微微翕合。
    好像一瞬间,那些想着她需要好好休息的理智、自己熬到半夜浑身的疲惫,通通都不复存在了
    汪沛再一次轻微恢复意识,好像有一片轻巧的小羽毛飘啊飘,轻轻拂过自己的脸,在自己的嘴边逗弄一般的挠挠。
    是熟悉又让人渴望的感觉。
    跟随身体本能的指引,汪沛探出了舌尖,和那片羽毛勾缠。
    随着战况愈演愈烈,好像有一股神奇的热流顺着后脊直冲向小腹,随之而来的是更加迫切的空虚与渴望。汪沛本能地夹紧了腿,想要缓解腿间的空虚,却被一双大手无情地分开。
    尚未完全清醒的汪沛被急得直哼哼,可那些令人羞耻的声音还未等溢出口中便又被他吞了进去,只好扭动着腰肢,把腿间的小豆豆隔着内裤送到他手边轻轻磨蹭。
    梁见殊被手边柔软的触感激得浑身僵硬,干脆直接把汪沛从被窝里捞了出来。
    这下,突如其来的凉意混杂着体温的滚烫,汪沛总算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可是清醒归清醒,还没等她来得及开口,滚烫的大手便从睡裙下摆探入,轻车熟路地隔着内裤揉在她的敏感点上,激得她身体一阵颤抖。
    “等、等等”汪沛呜咽着抓住他的手:“我生理期”
    梁见殊用另一只手轻柔地把她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我知道,我不进去。”
    见汪沛还在犹豫没有回复,便顺着拉过她一直抓着他的手,甚至仿佛带着一丝委屈地确认:“可以吗?”
    手下是他滚烫的欲望,汪沛像是被灼伤似的想要收回手,奈何被他紧紧抓着。
    明明房间里的温度还是有些许冷,可他的额上却挂着一层细密的薄汗。
    “我不进去”这种怎么听怎么渣男的台词,从梁见殊的口中蹦出来却怎么听怎么让人心软。
    ***
    小梁:“我不进去”
    阿猫:“我信了”
    小汪:“?你谁?”
    --

Яòùⓦêňщù.Dê 凉夜1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