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2

酒肉伴侣 作者:月见猫

情欲2

      紧接着,汪沛被放在餐桌上。未等汪沛重心放稳,梁见殊便猛然上前,一手轻轻扣住汪沛的后脑勺,将她沾染着唾液的诱人唇瓣贴向自己的。汪沛只得双手紧紧抠住餐桌边缘,以防被他直接扑倒在餐桌上。
    双手被用来支撑重心,于是梁见殊更是逮住了空子为所欲为起来。
    口中的动作依旧不停,柔软的舌头肆意在她的口腔攻城掠池,而双手则是借机剥下了汪沛的外套,随意地丢在一旁,紧接着是衬衣的扣子,从上到下、一个一个,迅速、利落、却也没有丝毫不耐烦。
    两人吻在一起,分开,再换一个角度贴紧,再分开,有如蜻蜓点水,暧昧的接吻声有节奏地在二人之间传播,简简单单便挑起了等候多时的欲火。
    衬衣也被剥下,毫不在意地甩在一旁,汪沛上半身只剩下一件内衣。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非但不觉得凉,反倒是更加滚烫。
    梁见殊的唇短暂从她嘴唇上离开,换成了手指。他本就雪白笔直的右手食指送到她嘴唇跟前,拨弄着她晶莹的软唇,另一只手轻巧地解开了她的内衣搭扣,紧接着一脱一拽,他上身唯一的一件卫衣简简单单地除下,被一同随手丢开。
    两人上半身坦诚相对。梁见殊迅速双手圈紧汪沛的身板,想要每一寸肌肤都与她紧紧相贴。双手在她身后交叉后伸到前方紧紧握住她胸前的软肉,嘴唇寻找她的唇狠狠吸吮。
    眼镜不听话地碰撞在一起,鼻梁被眼镜硌得生疼,汪沛没忍住轻哼一声,随即企图伸手摘下眼镜,却被他重重地压制住动作不能动弹。
    紧接着,他的唇瓣向上,衔着她的眼镜卸掉,然后伸出一只手来连同着自己的眼镜一同卸下放在一旁。
    没有了眼镜的的世界好像变得隔着一层水汽,雾蒙蒙,却又充斥着暧昧,汪沛觉得,好像整个人都随着眼前的画面一起变得飘飘忽忽了。
    她伸出手隔着裤子抚摸他胯间的硬物,用双手包裹着轻轻重重地揉搓,他的呼吸便也随着她手下的力道忽轻忽重起来。
    汪沛不知道自己的裤子何时被褪下,只记得他的手指隔着她早已濡湿的内裤勾画,沿着她腿心的裂缝一道一道、若有若无,每一下都能带到敏感的地方。
    梁见殊的外裤也紧接着被脱下。腿间内裤被顶起的小帐篷让人想要忽视都难。
    他拽过汪沛两条修长的玉腿,大大地朝着他打开,湿得一塌糊涂的内裤紧贴着小穴,甚至整条裂缝的形状都能一清二楚。
    梁见殊腰往前一顶,坚硬的性器正正好好抵在汪沛柔软的花心,激得二人都没能忍住大喘了一口气,然后就这么隔着两层内裤,模拟着做爱时的动作。
    与真的做爱完全不同,梁见殊硬得发涨的肉棒每一下都磨在汪沛最敏感的阴蒂处,快感强烈且直白,一股比一股猛烈,还没几下汪沛就觉得自己要受不了。
    “啊......停、停一下,不要这样......”明明是想要制止,可话到嘴边却成了软绵绵的一滩音节。
    梁见殊像是没有听到,一手一个抓着她企图夹紧的双腿,借着势头继续打着圈的摩擦,上下左右,全方位都照顾到了。
    从未承受过如此直接极致的刺激,汪沛又难受又舒服,不知是想要停下还是想要继续,只得做梁见殊手中的鱼肉,任他一下接着一下宰割折磨,无意识地呻吟带着撒娇的婉转,一声高过一声。
    梁见殊俯下身来衔她的嘴唇,却并不深入索取,而是配合着他身下的挺动,在她呻吟的间隙轻啄。
    “哈......”梁见殊也没忍住喘出声来。
    从额头到胸脯,都披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而他的腰间却是不知疲倦,一下比一下重。
    酸酸麻麻的感觉从阴蒂积攒到小腹,再顺着背脊蹿到后脑,再从后脑猛得炸开,散落到身体的各个角落,身体随着快感的涌动微微抽搐。
    汪沛都要觉得这具肉体不是自己的了,可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却又在提醒着她,这的的确确是她的身体。
    ***
    由于labsp; of   use等原因,本人写车真的很慢了。(狗头)
    --

情欲2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