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òùⓦêňщù.Dê 生日1

酒肉伴侣 作者:月见猫

Яòùⓦêňщù.Dê 生日1

      汪沛紧跟在梁见殊身后,跟着他来到桌前。出乎意料地,席间只有程晓冬和魏雪两人。
    看到梁见殊身后的汪沛,魏雪微微眯起眼笑道:“哟,老梁不是说出去透气儿吗,怎么回来的时候变成两个人了呢。”
    梁见殊面对她的调侃倒也从容,帮汪沛把书包放起来,面色不改地说:“嗯,刚好在门口碰见她。”
    原来是凑巧碰到的啊。汪沛愣了愣,想起他刚刚从抬头看到她再到接过她的书包,一套动作顺理成章,情绪看不出一丝波动。
    程晓冬叫服务员拿菜单加菜,一边开火一边说:“既然人都到齐了,就开动吧!”
    这次吃的是火锅,汪沛以外的叁人都是本地人,不太能吃辣,于是点了鸳鸯锅。汪沛始终认为不吃辣锅是没有灵魂的,然而入座时一个没注意坐在了白锅正前方,夹菜时还得把手伸过半张桌子。
    正当汪沛在麻烦和没有灵魂中纠结地做不出选择时,梁见殊找来一块湿毛巾,垫着手把辣锅转到了汪沛面前。
    汪沛正打算向他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桌子是方形,梁见殊和汪沛坐在一条边上,这就意味着要一起面对辣锅。
    程晓冬也纳罕道:“老梁,你什么时候变得能吃辣了?”
    梁见殊一边把毛巾迭好,一边眼皮都没抬一下:“我一直都能吃辣。”
    想起一起去吃重庆小面,梁见殊被微辣折磨得满头是汗的样子,汪沛差点一口酸梅汤呛在气管里。这叫能吃辣吗?他对“辣”的概念是不是产生了什么误解?
    然而,半顿饭吃下来,汪沛注意到他几乎都是跨过辣锅从白锅里捞菜。ㄚцsんцщц.Oηé(yushuwu.one)
    难道说,他其实就是为了自己才把红锅转过来的吗?
    汪沛不敢自作多情,更不用说她内心中连“梁见殊喜欢自己”这样冒着粉红色泡泡的遐想一点影儿都没有,却仍旧无法控制地感到有一点点开心。那种隐秘的,难以描述的开心,明明是因他而起,却又似乎与他毫不相关。
    有程晓冬和魏雪在,饭桌上就不会冷场,话题从年专业里保研的小道消息到这次立项其他组的选题,梁见殊时不时补充,汪沛也跟着涨了不少知识。
    直到大堂主灯忽然熄灭,四周铺天盖地地响起《生日歌》熟悉的旋律,昏暗中服务员推着放着蛋糕的小推车来到他们桌前,汪沛才猛然间意识到今天是来给梁见殊过生日的。
    一起唱完生日歌,许愿吹蜡烛,然后是一起干杯。抬头把杯中啤酒一饮而尽的那一刻,汪沛忽然想起自己漏掉了重要的环节。
    还没有亲口对他说生日快乐。
    趁着切蛋糕前的空隙,汪沛转过头看着他,正打算开口,梁见殊的电话却先一步响了起来。
    梁见殊拿起手机,并没有立刻接通。铃声依旧不知疲倦地响起,汪沛疑惑地循着声音看过去,却发现他看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下,才缓缓到一旁接通。
    桌上一时间沉默,汪沛无聊地用漏勺尝试着能不能捞到漏网之鱼。
    梁见殊很快就回来了,沉默了一下,开口:“等一下吴羽会来”,然后在程晓冬震惊的眼神中解释:“是我的前女友”。
    汪沛看到魏雪的眼神也从好奇转变为了震惊。
    一时间气氛过于尴尬。
    梁见殊补充到:“她来把我父母托她帮忙带的生日礼物给我就走。”
    怕信息量过大,程晓冬连忙帮忙补充:“我、老梁、阿羽,家长都在C大工作,所以家都在C大家属区,也算是半个青梅竹马。”
    似乎是对“青梅竹马”这个词有点不满,梁见殊开口:“只是从幼儿园开始到高中都在一个班,家长自然就熟起来了。”
    魏雪灌了一口啤酒:“有点复杂,让我理理”,顿了顿,提问到:“所以这位吴羽同学也在我们A大吗?”
    “没有,她在隔壁学校读法语,大二去法国交流了一年,这学期才回来。”大概是看梁见殊没有主动回答的意思,程晓冬替他补充。
    汪沛想起梁见殊曾提起过他的那位前女友,提到两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异地恋,想必说的就是这位吴羽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梁神都谈过女朋友,我居然还是母胎solo。”魏雪还没缓过劲来,一口干掉了半杯啤酒。
    相比起魏雪的震惊,汪沛对吴羽的存在反倒没有太多的感觉。
    一方面是曾经听梁见殊亲口提到过曾有一段感情,另一方面也知道那是过去式,对吴羽其人最多抱着一点适度范围内的好奇心。
    如果真的要说,大概是他没有接电话、看着手机屏幕迟疑的那片刻,汪沛想起来,心中闪过闷闷钝钝的感觉,从心脏麻麻的蔓延开,说不出哪里难受。
    ***
    放心,不虐女鹅!
    --

Яòùⓦêňщù.Dê 生日1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