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òùⓦêňщù.Dê 融化

酒肉伴侣 作者:月见猫

Яòùⓦêňщù.Dê 融化

      双唇相挨了一秒,又立刻蜻蜓点水般的分开。
    汪沛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要从喉咙眼里跳出来,咚咚的心跳声好像被无限放大,大到耳边全是自己异常快的心跳声。
    刚刚的一吻来的莫名其妙。汪沛一边在心里唾弃自己奇怪的感性,一边缓缓喘着气。
    不觉出了一身薄汗,黏黏腻腻的非常难受。
    梁见殊还在睡,汪沛轻手轻脚地一缩,从他怀里钻出来。虽然擅自在别人家洗澡不太好,但和浑身是汗的难受比起来,还是暂且借用一下梁见殊的浴室吧。反正昨晚也不是没用过。
    爬下床汪沛才意识到,自己没有拖鞋,只好光脚踩地板走到浴室。
    昨晚干柴烈火一触即然,都没来得及好好观察一下梁见殊的小公寓,这才有机会环顾公寓的环境。
    梁见殊的公寓就是标准的单身公寓,四五十平米左右的大开间,进门一条小小的走廊,旁边就是卫生间和浴室,走进来则是开放式的厨房和卧室。整间房子没有过多的装潢,原木色和白色为主,却意外的整齐又满当。
    蹑手蹑脚走进浴室,汪沛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禁脸色一红。
    身上是梁见殊昨晚临时为她套上的,自己宽大的灰色纯色短袖T恤,宽松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依然残留着揉捏过后的红色印记,说不出的暧昧和旖旎。
    “”汪沛选择扭过头不看,迅速地脱下衣服,开水冲澡。
    热水冲刷着肌肤,汪沛总算是浑身都舒缓了,在氤氲水雾中放松地闭上眼睛,可眼前出现的却是昨晚,同样在这个花洒下,梁见殊一脸正经地挑逗她两腿间欲火的场景。场景太过真实生动,汪沛不由得羞耻地夹紧了双腿。ㄚцsんцщц.Oηé(yushuwu.one)
    汪沛懊恼地猛得拍了拍自己的脸。
    迅速洗完澡,换好自己的衣服,确认自己还算着装整洁,汪沛才走出浴室。
    梁见殊已经醒了,穿着一身米色的居家服,站在厨房烧水壶边喝水。见汪沛出来也没有抬头,一脸蒙蒙的样子,却依旧维持着一贯的面无表情。
    汪沛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和他打个招呼,但一看着他就莫名尴尬,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正当汪沛纠结的时候,两人的电话同时响起了微信电话的铃声。
    能同时让两人手机响起的微信电话,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应该是项目群的消息了。拿来电话一看,果然。
    “你先不要接,我来接。”梁见殊瞬间就做好了安排。
    汪沛会意,把手机按了静音,屏息凝神。
    接了微信电话,梁见殊开了免提,立马就传来程晓冬略带激动的声音:“老梁你终于接了!唉汪沛怎么还不接呢?”
    “大概是在图书馆调静音没听见吧。有什么事吗?”梁见殊语气听不出丝毫异样,而汪沛居然有种做贼心虚的紧张。
    “哦哦,立项通过名单出了,你看到了吗?”
    “还没。”
    “我们过啦!”程晓冬语气带着十足的喜悦。
    “哈哈我说肯定能过吧!”一边的魏雪也附和。
    “嗯,之后也要认真对待。”梁见殊的语气还是不咸不淡。
    临挂电话,魏雪突然稀奇到:“哎老梁,你今天没去图书馆吗?你那边居然能接电话?”
    “没有,我昨天回家了。”
    “哦好吧,那只能等你下周回来我们再讨论下一步了。”
    那边梁见殊收了线,汪沛摸着紧张得湿漉漉的手心,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人居然莫名有种偷情的味道。
    但总得来说,比起紧张或是喜悦,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吧。
    各种意义上的。
    这口气儿还没缓过去,梁见殊一杯温水已经递到了手边。
    汪沛匆忙说了声谢谢,然后啜了口温水,含在嘴里。
    “家里只有一些零食,可以先垫一垫,正经饭只能到外面吃了。”梁见殊开口,随即补充:“牛奶也有,在冰箱里,要喝就自己拿”,显然是想起去S市时她每天早上一包牛奶的养生行为。
    “哦,好。”汪沛咽下嘴里的温水,回应到。
    “你先垫一下,我去洗个澡,等一下我们出去吃。”
    “哦。”汪沛点了点头,有点茫然。
    汪沛打开冰箱,果然全无生活气息,只有几盒盒装牛奶还有几条巧克力。汪沛拿出一盒,确定了保质期,插好吸管,靠在厨房的操作台边慢慢啜饮。
    梁见殊一般周末都会回这里住吗?但冰箱又不像是经常住人的样子。
    还是说,是专门为解决个人需求准备的房子?好像也不像,连安全套这种必备品都没有,还是昨天临时在楼下便利店买的。
    汪沛目光扫到他的书桌,旁边木制的小书架上整齐地插满了书,汪沛依稀认出了几本,范里安的《微观经济学现代观点》、博迪的《投资学精要》,米什金的《货币金融学》好多大部头,都是老师曾提过的补充资料。汪沛甚至仿佛能看到他在图书馆四楼那个小座位上抱着大部头认真啃书的背影。
    直到浴室传来花洒的声音时,汪沛才猛然回过神来。
    什么时候他们亲密到这一步了呢?汪沛自己回想从和他正式成为酒肉伴侣的那个晚上,再到现在的一切交集,就连每个细节都仔细审视了个遍。
    或许,应该再早些,从她大一不经意间看到商学院年度人物推送中他的照片开始,从室友卧谈会的某个夜晚提到他的名字开始,从她无意中发现在图书馆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习惯的位置开始。
    猛然回首,仿佛就是霎那间,“梁见殊”这个名字从茫茫人海中和她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
    对不起我超时了几分钟QAQ
    这章之后有机会了可能要再修修,觉得对小汪情感的把控还是不怎么好哈。
    --

Яòùⓦêňщù.Dê 融化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