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引

酒肉伴侣 作者:月见猫

吸引

      答辩出人意料的顺利。
    台下老师们听完后简单地提问了预期成果的问题,这是程晓冬负责地部分,他都一一回答了,之后便是简单的提出了一些建议。
    鞠躬向老师们道谢,刚回到候场教室,东西都没收拾好,魏雪便激动地压低声音说:“我觉得我们应该稳了!”
    “啊?有吗,我觉得我回答的不是特别好啊。”程晓冬耸耸肩。
    “我大一大二的时候给答辩当过工作人员,一般不会提很多问题就是对整体框架比较满意的。”
    “好吧,希望是这样吧。”
    一直没说话的梁见殊开口了:“结果今晚就会公示,现在先不想这些了。”
    虽然没有明说,但大家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一半。
    汪沛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梁见殊在台上收放自如介绍项目时的样子,好像那时他周身有股特别的气息缠绕着,与平时的他截然不同。
    平时的梁见殊敛尽锋芒,浑身散发着难以相处的气息。而那时的梁见殊却好像会发光,能轻而易举地吸引全场的注意。
    到了烧烤店,大概是开业有优惠又恰逢周末的缘故,店里已经满满当当,汪沛他们只好领了号码排号。
    “诶!程晓冬学长,你们也来吃烧烤啊?啊,梁学长也在啊!”
    汪沛循声望去,丁欣瑜向他们挥了挥手。
    “你们也是答辩完了来聚餐吗?”程晓冬好像和一桌四人都认识,上前打招呼。
    “是啊。你们是还在排号吗?要不要和我们拼一桌一起啊,大家也比较热闹?”桌上一位明显学姐样子的女生提议。
    于是八个人愉快的拼了个大桌。
    入座的时候本来是到汪沛挨着丁欣瑜坐,汪沛明显看到丁欣瑜的目光一直在自己身后的梁见殊身上,便觉得顺手卖她个人情也不赖,于是错开身让梁见殊先坐,自己坐到了梁见殊的另一侧。
    丁欣瑜悄悄从梁见殊身后侧过头来,感激地朝汪沛挤了挤眼睛。
    程晓冬简单向汪沛介绍了在场的另外叁位女生,都是程晓冬他们级的学姐,有一个金融专业和两个统计专业的。汪沛连本班的人都认不齐,没见过也理所当然。
    忙碌了太久终于暂时解放,大家一起疯狂吐槽写立项书、找文献、扒数据中遇到的乱七八糟的困难,当然,主要是程晓冬魏雪和另外叁个学姐在聊,梁见殊偶尔补充。在场唯一两位大二的小朋友,丁欣瑜拿着夹子帮大家烤肉,而汪沛则是负责捧场,笑笑吃吃,倒也自在。
    汪沛看中一块烤到微焦火候刚刚好的猪五花,还没来得及拿起筷子下手,就被丁欣瑜夹起来放进了梁见殊的盘子里,这一幕刚好落在了几位学姐的眼里,起哄起的丁欣瑜脸蛋红扑扑的。
    “......”汪沛实在理解不了这样的行为。比起谈恋爱,还是猪五花来的实在。
    释放完压力,大家又开始聊八卦。国际惯例,开始了猜数字游戏。
    虽然这个游戏汪沛只在去旅游的时候在酒吧玩过一次,但规则和技巧也算熟悉,特别是汪沛知道,今晚大家想要合伙八卦的对象不是她,是丁欣瑜,便抱了几分轻松看戏的心态。
    结果没想到,第一把就是她中招。
    对面几位学姐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老手,问的问题也比之前他们四个玩时有爆点的多。
    “今天刚认识学妹,就先问一个比较温柔的问题吧!你现在喜欢的人最让你怦然心动的瞬间?”
    “我现在没有喜欢的人......”汪沛稍稍有点尴尬。
    “那之前的呢?”
    汪沛仔细想了想,自己和前任从高二下学期开始到高考完分手,一年半的时间里,好像完全没有任何一个场景,是可以清晰留在她记忆中、引起她心脏狂跳的。和前任在一起很顺理成章,他帮汪沛补数学,汪沛帮他讲语文,日子平淡的像是流水账。汪沛一直觉得,要谈一段恋爱,这样能够互相学习互相进步的关系就是最好。
    可那算“心动”吗?汪沛觉得不算。
    汪沛只好很尴尬得回复:“之前也没有,可能因为我身边的异性朋友一直都很少吧。”
    所幸场上的焦点也不是她,大家也没有再深挖,很快继续游戏。
    之后的几局果然都是丁欣瑜中招。丁欣瑜的心意,在场的或多或少都能看出来,便变着法子助攻。先是问最近心动的瞬间,又是问喜欢的人姓的缩写,搞得丁欣瑜害羞得说不出话来,一边还悄悄瞥身旁的梁见殊。
    中场休息,大家加菜的加菜,去洗手间的去洗手间,汪沛打算出门透气,散散满身的油烟味儿。
    刚出门,就看到远处墙角两个熟悉的身影。
    丁欣瑜和梁见殊面对面站在没人的拐角处,丁欣瑜头低的像要埋进脖子里。中间隔着一段距离,汪沛只能隐隐约约听到是丁欣瑜在说话,但这架势,汪沛觉得,显然不是什么她该听的。
    虽然只是无意中撞见,但毕竟偷听墙角不是什么受人待见的行为,避免误会,汪沛只好回到了馆子里。
    丁欣瑜回来的时候,眼睛有点微微泛红,但还是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主动帮大家烤肉。梁见殊还是不冷不热的老样子。
    汪沛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又不想去在意别人的事情。
    肉烤得差不多,大家又提出去KTV续摊。汪沛觉得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尬聊一顿饭已经到极限了,便找了个借口感冒刚好要早点休息推辞了。
    买完单,大家计划着定哪家KTV,汪沛便先走一步。
    还没走出多远,身后便响起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最后在她的身侧和她保持同样的速度。
    汪沛抬头,果然是梁见殊。
    刚刚拒绝了丁欣瑜,要是再和人家一起去唱歌得多尴尬啊。汪沛心想。
    汪沛没有问,梁见殊也没有开口,就像每天从图书馆回寝室时那样。唯一不同的是,人行道并不宽,并排走的两人偶尔还会不经意间碰到对方。
    一路上没什么人,两人不说话倒更显得寂静,偶尔汽车驶过的声音还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便格外分明。
    梁见殊还是答辩时候的那件白衬衫,袖口整齐地挽起两圈,露出白皙修长的手腕。领口的第一颗扣子也解开了,隐隐还能看到分明的锁骨。
    一阵风吹过,梁见殊的味道携着他的温热铺天盖地地涌来。
    就这么走到路口,等红灯过马路的时候,汪沛忽然想起自己的寝室从学校北门进比较近,从这里左转,而梁见殊那边走西北门更近,要直走。
    梁见殊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但却站着没说话。
    汪沛抬头看向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和下午答辩时的一样,黑框眼镜在路灯下有些反光,看不清他眼中是明是晦。
    已经到嘴边的“再见”没能说出口。
    不自觉地靠近,熟悉的薄荷味包裹了汪沛的鼻腔。再然后,唇齿相贴,说不清是谁先吻得谁。
    好像这一次接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绵长。
    梁见殊的舌尖轻柔地撬开贝齿,好像要把汪沛的整个口腔都搜刮一遍。舌头互相勾引缠绵,汪沛不由自主地伸手抱紧了梁见殊的脊背,想要离他近些、再近些。
    这一吻久到汪沛觉得自己的所有氧气都要消耗殆尽,他们才难舍难分地放开。
    ***
    今天也挺甜,明天会更甜。这就是甜甜的良配cp,耶耶耶。
    --

吸引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