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命运

我怎么还活着? 作者:柿子鲸

第六十八章 命运

      “这就是斧王吗?有点见面不如闻名啊.......”
    年轻的平静面容下,是毫不掩饰的失望,少年本来还对这斧王充满期待,毕竟,那是......
    “......斧王?你就这种水平?让和你齐名的‘剑王’我,感觉有点丢人。”
    闻言,路平安露出一脸囧相。
    你不提“斧王”,我们还可以聊聊!
    还有,我们啥时候齐名了!你们这些中二少年,就这么喜欢这羞耻的称号吗!
    但现在的他,的确没有什么反驳的底气。
    斧刃处满是剑痕,右手握柄的手腕已经有了伤痕,刚才一击没有被断手已经算是走运了,第一次交手路平安吃了大亏。
    “果然,没有职业化的斧技,对真正的近战高手,还是差的很远。只是,剑王吗.......”
    看着眼前俊秀的年轻人,排名32的“剑王”的袁天正,路平安感觉越发微妙。
    “......明明都是中二气爆炸,送人都不要的羞耻称呼,但为何总是感觉微妙的差距,不,准确的说,是画风有别......”
    下一刻,路平安恍然了,提起“斧王”,总让人联想到伐木斧,还有那个上蹿下跳还吼来吼去的多动症红皮兽人。
    而提起“剑王”,莫名的总想起一个帅气的白发负剑青年或者老当益壮的剑道宗师,还总是感觉这人会道骨仙风的飘起来.......
    “......这是歧视,这是对武器的歧视!这是文化的歧视!”
    路平安莫名的恼怒起来,狠狠的瞪了对面的“剑王”一眼。
    “我的话,让你生气了吗?但抱歉了,我说的都是事实,愤怒也不能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王对王,显然,你不配称王。”
    剑王一脸云淡风轻,背负双剑平视对手,高手范十足。
    可就这一句话,就让路平安心平气和了。
    不值得啊!和中二少年置气较真,不也是中二了吗。
    我路平安,不要这种年轻!这一波,老夫不跟!老夫不想说话,一句话都不想!
    路平安叹了口气,很率直的把斧头彻底丢在地上。
    他活动了一下筋骨,转了转手腕,准备稍微认真一点了。
    眼前这年轻人是夏琴、薛恩那样的基础流,不是能够轻易干掉的菜鸡。
    “袁天正,二阶的双剑士,天赋异能未知,两把禁忌武器,强不强未必,但肯定很有钱。”
    那手上的两把阴阳长剑,刚才路平安已经见识过了,一把似乎有缓速类能力,另外一把有击出风刃的特性。
    配上这位“剑王”至少7级以上的剑术专精,交手才三四个回合,路平安差点就被断手。
    当然,路平安那不低的全武器专精也不是吃素的,会吃亏还是因为武器类型吃了亏。
    双手长柄武器一旦被双剑极度近身后,失去了腾挪挥舞的空间,就基本废了大半。
    路平安只能无奈格挡,然后先是被减速接着吃了一发风刃,没有当场暴毙已经算是反应快了。
    而为何会如此容易被近身......
    “我们都是有缩地的跑者兼职,也同为纯粹的近战战职,连称号都彼此相近,骑士之神安排我们的相遇是一种必然。接下来,请不要愧对斧王的称号,好好来上一场吧。”
    这才是路平安受伤的根源,最近用“缩地”阴了对手两次的他,这次被对手的“缩地”阴了。
    缩地的确是神技,只要不在对手手中!
    做完了热身动作的路平安,笑着探出了中指,微微挑动,示意对方攻来。
    而看到路平安居然没有拿起斧头的打算,袁天正先是一愣,然后也气笑了。
    “觉得斧头面对我吃亏,就用近身格斗?你这是瞧不起我,我可不是被你空手秒的那个弱智二阶!”
    语音未落,下一秒,袁天正就出现了路平安面前!
    对这些兼职了跑者的近战好手来说,事前原地小踏步蓄好“缩地”已经是基本功了!
    “为你的傲慢付出代价.....啊啊啊啊!”
    双剑刚刚出鞘,一个旋都没完成,袁天正就横着飞了回去!
    “轰!”
    他直接摔到地上,硬生生的拉出了一个小鸿沟。
    “咦?没死,挺结实啊.......那我就可以再大力点了。”
    路平安微笑着站在原地,黑色的风衣随风飘起,双手插在裤子荷包里。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对手,似乎什么都没有做。
    而地上的石沟,还有袁天正痛的仿若碎掉的肩膀,证明这一切并不是幻觉。
    “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击飞了剑王?”
    “有人看清了吗?!那是什么鬼。”
    外面的观众也是一脸懵逼,这可不是电视直播,没有现场慢放的功能。
    而能够看清的老师们,却也不会说出来.....考生自己暴露能力是一回事,老师出声帮其暴露,就是另外一个性质了。
    “.......我每次因为看清了那个孩子,都发现还是自己太浅薄,低估了他。仅仅只是这一招,他说自己打算‘兼职近战园丁’,就不算浪费天赋了。”
    钱主任的评价,再度被拉高。
    而和外面观众的不解一样,挨打的袁天正也是懵的。
    他只感觉到被巨物猛地抽到了,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打的。
    “怎么......念力类攻击?防护系的能力?不至于吧,这种爆发速度这种爆发力的?”
    他满脸不解,但微笑着的路平安却没有打算解释。
    他又不是那些傻货的反派,边打还自带解说的。
    深怕对面少年想不明白破解之道?给我在迷惑和不解之中去死!
    “轰!”
    同样的缩地,同样的瞬移爆发,猛烈的爆发就在袁天正身上!
    可怕的蛮力,从上而下,带起了近距离的暴风和碎石。
    那是赤裸裸的蛮力爆发,是最简单而纯粹的物理力量。
    “嗡!”
    路平安皱起了眉,对手没有如预期一样的暴毙或滚出秘境。
    在最危险的那一刻,袁天正身上突然出现了淡蓝色的风之护盾,挡住了路平安的“抽击”。
    硬吃了这一击也不是没有代价的,仅仅只是一秒后,袁天正身上狂风构成的护盾就崩裂粉碎。
    他阴阳双剑中的左剑,也失去了光泽,但他并没有就此完蛋。
    “攻守兼备的元素武器?我去,这是白银阶的吧,这不是有钱的等级了......”
    路平安叹了口气,对面的袁天正早借着被抽打的反作用力,拉开了安全距离。
    这一次,握着肩膀和脸颊的袁天正,终于看清了近在眼前的“爆发”是什么。
    “触手?!”
    “是根须,请不要造谣,谢谢。”
    路平安连忙解释,他可不想斧王刚刚结束,就来个触手男之类的雅号,那大学几年估计要彻底杜绝异性缘。
    既然被看清了,路平安也不藏了。
    他慢慢的探出右手,做出了一个食指指着对手的姿势。
    突然,一个灰黑色“触手”从风衣中探出,猛地一甩,一抽,地上又多出了一个小坑。
    然后,发现没有猎物,才缓缓被收回。
    这一次,路平安刻意放慢了收回的速度,让人看清这是根须而不是触手。
    这是薛恩师兄帮忙开发出的“技巧”,魔植往往无法移动因此看起来缓慢,但如果真的很慢,怎么来狩猎动物。
    用来捕获猎物的部位,那一瞬间的爆发力,可是蛮力和速度双满.....还能吃路平安的全武器专精加成!
    “高阶魔植?!随身带着在?不是说装魔植的空间袋,只能提供沉睡空间吗?!”
    袁天正一脸费解和问号,但路平安怎么可能给他解释。
    他踏前了一步,笑着问道。
    “你,被树抽过吗?”
    一个响指,得到讯号的触手再度撕裂空间,袭向了前方。
    而这一次,是三根一起来!
    这一次的距离足够远,但连续的疯狂的鞭笞撕咬,再度把袁天正击飞。
    “这招,我叫做‘侵袭’。呵,也就是叫它出来抽人而已。”
    “但就如训狗一般,给‘动作’起了名字,方便它理解,也方便事后对它奖励。”
    下一霎,触手再度消失的无影无踪。
    没有路平安减速,袁天正根本看不到收回动作,就像他也看不清攻击动作一样。
    袁天正满头冷汗,原本的高手风范荡然无存,他已经被逼到了死角。
    这男人就这么站在那里,双手还是插在裤子荷包里,仿若什么都没做。
    但袁天正知道,只要自己在射程内,那种不讲道理无法反应的蛮力抽打,随时可能出现!
    以近身战为主的双剑手,开始恐惧靠近对手了。
    这怎么打?这没法打!
    “你不来,我就来了。”
    面对路平安的缓缓逼近,背后离墙壁已经不远了。
    袁天正不是坐以待毙的性子,一咬牙,他居然率先抢攻!
    “呼啸吧!暴风之刃!”
    让人想吐糟的怒吼之后,是被强行逼出来的风刃!
    别看很多故事里风刃似乎是低级技能,但真的像是刀锋一般锐利的无形之刃,实战之中极其致命。
    “......这也行?!”
    但那无形之刃,却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突然出现的触须,挡在了路平安面前,硬吃了那枚风刃,付出的,只是断掉的小小的一截。
    “干,有人开挂!”
    这,大概是这中二少年这一场最不中二的台词,也成了注定的“遗言”。
    少年,已经退无可退。
    微笑的路平安,已经缓缓的走到了眼前。
    “暴虐。”
    “暗号”发动,无数的触须从路平安的大衣下蜂拥而出。
    上,下,左右,它们疯狂的袭向周遭一切,那密密麻麻的触须在最大延展之后,疯狂的鞭笞大地和墙壁。
    在触手的无限鞭笞之中,少年剑王在第一时间就化光离开。
    但疯狂的触须并没有就此停下,它们依旧在渴求鲜血和猎物,它们在不断的扩大猎食的范围。
    “轰隆!轰隆!”
    触手们始终无法满足,硬生生的永恒鞭笞给地砖减了点肥,还挖了一个大坑敲碎了墙壁,才遗憾离去。
    留在原地的,只有始终双手插袋的路平安,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向了下一层。
    而在他风衣背后,一个触须微妙的探出头,拖着斧头跟着走。
    “斧王?干,那根本是掩饰骗人的吧!”
    “触须王,不,触手王!!”
    不知是谁,先喊出了这个禁忌的词语。
    路平安还不知道,有什么残酷的命运,在外面等着他。
    他只是想,接下来最好再遇到几个强者,趁着“能力”还没完全暴露,多拿一点高手的标准分。
    “呵,接下来,谁是那个幸运儿了。”

第六十八章 命运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