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暮将春(剧情NP) 作者:十木

第一百零七章

      “审出多少?”许临清坐在沉铭身旁,男子站立着回首道:“他是长宁派来刺探之人,他所知有限。大体便是刺杀你,接回皇帝。”
    许临清点头,冲着被绑在行刑台上的男子道:“我说话算话,可没有动你一分一毫。只是将你困在这。我问你,你可愿意告诉我长宁将你们藏于哪?”
    男子摇头,语气却不生硬,他勉强道:“如果是我一人失败,主子还不至生气,可如果我出卖组织,她一定会将我挫骨扬灰。”
    “我不能说。”
    许临清不急不缓道:“那我换个问法,昨夜你从哪里来的?”
    沉铭原本紧绷的侧脸听闻她言后,垂眸看她。
    许临清也回望他,女子面容秀美夺目,即使在暗如地牢之处也熠熠生辉。恍惚之间,他真的看到了过去的许临清。
    ......
    “诶,你怎老绷着脸,等等,难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你脸上才一点细纹都没有。”
    他刚来书院那会,她总是糊弄完老师布置的学业后就来找他说话,他刚开始真的觉得她对别人过于热情。书院里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所有人最好的朋友几乎都是她。与沉默寡言、双肩沉重、不讨人喜欢的自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有能噎死的人的幽默,还有无人接茬也镇定自若的老神在在。
    “走呗,咱们休息日一同去赛马。”
    “不去。”
    “为何?”
    “我还有拟经要做。”
    “哎呀没事的,咱考的是经义,只要报上名字就肯定能考上啦。”
    “不要。此时不懂,终有一时被迫要懂。”
    许临清闻言收起脸上的嬉笑,难得正色道:“你说的对,那我便明日起开始认真听课,废寝忘食的填学。”
    “明日休息日,你不是要去赛马吗?”
    女子一拍脑袋,笑道:“念书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这下没有天时,人和也是徒劳。那便下下日吧!”
    “你真不去呀?很好玩的。在后山还开了潺潺流水宴席,不少同伴都去。”
    “不去。”他头也不抬,许临清被拒绝后只好悻悻而离。只是许临清不知道,在她走后,少年沉铭在心底也曾幻想与她并肩游玩的快意。只是他藏的很好,一向藏的很好。
    于是他们之间的时差拉长,变成六年。
    ......
    眼前的许临清才在跟那人讨价还价,她笑眯眯道:“你这回去肯定会被惩罚,在这我如此优待你,你不如归降于我。你将地点说出来,你又不出面,还怕长宁作甚?”
    黑衣人对她的态度真的算是有问必答,他甚至耐心解释道:“蛊毒发作需要解药。三日后便是我身上蛊毒发作的日子,如果没有提前服下解药,不用帝姬出手,我就会暴毙。”
    “真是狠毒。”许临清义愤填膺道,“你是人,又不是她的狗,真是太过分了。”
    沉铭见她似真似假的气愤,也不拆穿。那男子的心理防线又后退了半步,他道:“没有办法,我是奴隶,是连畜生都不如的。”
    许临清换了个话题,她叹息道:“难道中了她的蛊毒就必须一辈子仰人鼻息吗?就没有人解开蛊毒?”
    黑衣男子见她放弃追问处所所在,问的又是不要紧的闲事。为了她能留情几分,也为了他心中积郁的苦痛,他道:“几乎没有。我知道的,十几年来,只有一位。”
    十几年?许临清心中一惊,面上不显,仍自然套话道:“既然有成功解开的先例,那你也一定可以解开。”
    “不行的。那人是我们当中最厉害的,我自认做不到他那般心智强悍,况且他强行解开,已经残疾了。”
    “他的半边身体没有知觉,成了废人。”
    许临清也摇头叹息道:“那确实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嗯,不说我们卑贱的,连朝中不少大臣也被牵制。”
    “那是不是只要你完成任务,就会有解药?”
    沉铭见她越说越投入,伸出手拉住她的臂膀,道:“你要做什么?”
    他的目的可是杀了你,你难不成真要为了此人舍命?
    黑衣人自然也是明白沉铭的意图,怏怏的低声道:“嗯。但是我的任务已经失败了。”
    “不一定。”
    等到沉铭与她独处,他询问道:“你什么计划?”
    许临清卸下温柔善解人意的面孔,没有表情道:“依帝姬行动的速度,刘师那要加快行动。最迟后日,皇帝手谕便会传到京中。此番平反、鸣冤之谕旨下发后,帝姬会等。”
    “她不会阻拦吗?”
    “我觉得不会,你认为呢。”
    “嗯,她确实没有阻拦的理由,她在意的是皇帝是否活着。”
    “不然也不会只派一人来试探你。”
    “当初在去钦州的路上,我遇到皇帝和帝姬派来的杀手,那时我以为少数的是帝姬,但如今看来,那群训练有素的暗卫应当是她的人。”
    “她知晓你实力后,刺杀便不一定是刺杀。”
    许临清点头,道:“她也许能算到我会寻着她扔来的线索自投罗网。”
    “此事确有蹊跷,待我先去确认。”
    “不,不必去。”许临清止道。
    “皇帝还在这儿,她还要等我的决定。”
    这夜人挤满桌子,许临清的左手是沉铭,右边是王留。对面坐着刘师,其余人围绕着桌席而坐。
    刘师率先发难道:“齐尔,你跟我说实话,当时那些卷宗材料,文书记录,你到底有没有用心整理?”
    齐尔最怕的就是刘师,他连忙坐直挨训,真诚道:“没来及,小姐便带我去了别处。”
    “你少来这一套。她将此事交给你,你便是这样糊弄的?”
    “我不擅长这,东西太多了,我害怕分反而弄错,于是便分类打包存好。等待能力卓群之人来接手。”齐尔恰到好处的溜须拍马,让刘师神色好些。
    他喝了口酒,道:“哎,此事并非真的责怪你。”
    “只是那些东西看多了,叫人心里难受。”
    许临清垂眸,敬一杯,二人共饮后,她道:“刘师,辛苦您。”
    “不,尚且可以。那里头的人跟我多是相熟,翻其遭遇、不幸,我心中实在悲愤。而且顾老,此时也不知身在何处。我...我老了,也没有多余的念想,只是想见见老朋友。”
    “只是他们一些生离死别,一些远在天涯。”
    众人默然,连最迟钝的齐尔也多了愁绪,他道:“刘师,我敬你一杯,若你愿意,我从此便是你新朋友。”
    刘师难得见了几分笑意,然后他不客气的拍向齐尔的脑袋,佯作生气道:“你跟我成同辈了?”
    “不敢不敢,刘师,我们都很敬重您。王蒙正撰写文书,小姐为此事已奔波六年,我们心中都记挂着逝去的人。能为他们做些事,是我们一直的追求与愿望。”
    刘师点头,示意许临清同他喝一杯,女子依言。众人这才重新活络起来,刘师喟叹,又道:“说起来,其中有位人你们也都有所耳闻。礼部尚书齐宏,当年丙戌科场案一出,天下哗然。”
    听闻是丙戌科场案,王蒙附和颔首。大约十年前,那年科举舞弊现象枪替、冒籍、夹带之行为放肆。其实若只是这些也算不到礼部尚书齐宏的头上,可那次有入试二十七人,除了七位真才实学,二十位都是暗中请托有权势者。这二十七人,全经过齐宏之手。
    “人太多了,相当于三、四年的科举事业完全停滞。无论是否为齐宏之过,他失职之举上对不起皇帝,下对不起万民。”
    许临清道:“此事发生之时我不在京城,只是回后听说,那三日,刑场的血没有干过。包括齐宏在内的所有涉案官员全部无复奏,立执死刑。”
    刘师道:“是。那场面真的让人毛骨悚栗,可惜,我那时只是觉得齐宏所为不符合他的品行,没有往他被人做局陷害之处想。况且他对此事毫无开脱、辩解之意,哎...”
    “就算我有为他奔走、审告之心,也敌不住皇上的雷霆手段。”
    “离定罪到处死,只有两天。”
    “可惜啊,他的儿子齐子玉,我见过几次,确实是青年才俊。他的武功卓然,就算是对上你。”刘师看了看许临清,遗憾道,“也是比得上的。”
    “只是家破人亡,当时我打点奔寻,可他被逐出流放,人海茫茫,实在是我能力有限。”刘师从前不过是京城五品官员,又无宗族根基,孑然一身,家中伶仃。
    皇帝要降杀在朝高官,轮得到他求情、劝言?众人嗟叹后,一时间陷入沉默。
    外头有人叩响门,随即不等应声便推开,好像如主般自然。
    “临清。”那人站在灯下,一身绛紫长袍,挺拔修长。面容美如冠玉,周身气度不凡,却有几分仓促。
    他停在原地,等女子的回应。没有女子的准许,他不会主动进入里头。
    “湘之?快进来,来信不是说明日才能到吗?”
    唐湘之这才动身,快速的走到她的身边,许临清先是同众人介绍唐湘之,又一一为他引见。
    “刘师,这位是唐湘之,前钦州刺史唐房之子。”
    刘师作为不管官员考核,也不巡查的京官其实与地方官员并无私交。但唐房之名,朝中官员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啊,唐房之子?”刘师将唐湘之请入席中,看着他道,“你父亲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官员万千,扪心自问,能做到你父亲那般罔顾生死为民请命之人,绝无几人。”
    “你父亲尚好吗?”
    唐湘之礼貌颔首,依言答道:“家父身体康健。”
    “那便好,当年听说是家中巨变他才连忙离京。不知是发生何事了?”
    许临清不便插语,唐湘之便在其示意下将这几年之事和盘托出,引得刘师慨叹遗憾。
    “他便是你说的在路上对主子大献殷勤的讨厌的公子吗?”齐庆木着脸,对齐尔耳语的话却让人啼笑皆非。
    齐尔连忙捂住他的嘴,四处扫视,见无人听到他的话才长舒一口气,他低声吼道:“哥,这都多久的事了!我早就不喜欢小姐了,也不在意这些。”
    齐庆挑眉,难得的接道:“你不喜欢小姐了吗?”
    齐尔嗯了声,肉眼可见的怏怏不乐。齐庆对他的了解是自小的,当然明白他的口是心非,于是道:“心悦便是心悦,怎是儿戏。”
    “哥你不懂,当心悦变成无望,变成阻隔的时候,喜欢一个人也是会被心甘情愿的掩藏的。”
    齐庆侧目望向自己的胞弟,他的眼中有愁绪有不甘,但并没有埋怨。
    他不懂吗?齐庆想到,他比齐尔年长,又较他早熟,齐尔如今经历的,他已经挣扎无数次了。只是挣扎只会越陷越深,清醒的沉沦才是他的归宿。将喜欢她揉入心中、生命里,随着一吸一呼,才能捱过漫漫而无望的夜。
    也许有一天齐尔能明白他所说的心悦珍重,也许他会走脱。
    但是他,只会、只愿留在原地。
    唐湘之来时,见屋内有二人对谈,许临清见是他,于是边笑引他入座,边示意沉铭。
    原本心思通透,一点就明的男子却像是双脚灌铅,臀腿不便黏在凳子上,耳聋目瞎装作听不见看不着她的暗示,稳如泰山,丝毫不动。
    许临清暗自无奈,总归武器之事他也明晓。只好先与唐湘之聊起,她自然伸手为他抚平衣领处的褶皱,道:“听信中说道进度尚可,按照正常速度可以完成。只是这段日子辛苦你,我听闻你还学了一套冶铁制器的本领,这活耗力费神,你怎的能干得了的?”
    唐湘之原本没觉得为她赶进度亲自下场做有何不对,但被她这半调侃半肯定的一问,他细细思忖心道这般粗野蛮横的事,确实有点让他在她心中温柔、解意的形象崩塌。哪有解语花下场撸袖子打铁的?但他顾不得,他必须要赶在她需要的之前完成。
    “其实我平日不这般,我性格较和顺,还是做不太来。”
    许临清也不拆穿,工匠说唐东家极有天赋,不仅学得快,还能举一反三,遇到难题与匠人们一同讨论斟酌。
    一旁的沉铭听他故作“娇羞”的说这话,无语凝噎。
    按理说,沉铭应当与这位唐湘之并不相识。但有赖于许临清的爱好,他对青楼街上的公子了解程度怕是比许临清这位当事人还要深。每每都是“她喜欢这样的?”“喜欢哪?”“有什么值得她一周去三次的?”“不行,去探探,千万不能让她胡来。”
    “啧,她的人缘在青楼里也这么好!?”
    唐湘之,他不知道,但他知道温祈念。总之,换汤不换药,都是一路货色。
    沉铭这边警铃大作,牙根差点咬碎。那边两人浑然不觉,默契十足的你来我往。
    “而且我还问姐夫又要了些耐用好使的匕首、刀剑,他正巧从就近两仓发往京城和临城,明日便到。”
    他用起姐夫可谓是自然,就连许临清也不得不佩服他这般“想着”家里人。
    “方才在席间听闻你在京城还缺些物资黄金?”唐湘之主动道。
    “她不缺,我那儿有。”在旁观望良久的沉铭终于找到机会出言,却被唐湘之笑眯眯的挡回来。
    唐湘之善解人意道:“沉将军门第渊重当然家财深厚,但你钱多人也多呀,我在京城孤身一人,所存的黄金银两能解临清燃眉之急便是最好的用处。”
    “哦?靠你的锦绣阁吗?”
    一旁的许临清慢半拍的还在算她尚且还要预留多少钱财,京城与临城比重又该如何权衡。刚心中有数回过神来便见二人之间的不客气已经演变成了唇枪舌战、阴阳暗讽。她在旁甚至都没有机会表达目前她并没缺很多钱。二人间的小小锋芒即便是她也得退避几步。
    唐湘之毫不示弱,对许临清道:“事到如今我也不便瞒你。你记得锦绣阁所在的那条街吗?”
    见女人点头,男子又道:“那你还记得卖丹桂糕的那件铺子吗?”
    “记得。湘之是想说那些街道上的商铺田租都是你的吗?”许临清抿着笑望着他。
    唐湘之摇头,他说:“不是,东西南北,市坊、田郊、宅第,目之所及,所不及都是我的。”
    “......”许临清与沉铭二人相视,几乎呆楞。
    “你就是,那位京商?”
    许临清真的大吃一惊,她知晓那位极其厉害、富可敌国的京商,可以从皇商联合挤压、桎梏中缔造商业帝国的,了不起的人物。
    这绝非常人能做到的,许临清再三确认。
    虽然早在收到他送的礼后她心中便知道他财力雄厚,但绝没有想到他不是有钱,而是有钱到了极点。
    “张口就来。”沉铭比起她的含蓄,干脆直接多了,他抬眸质疑道。
    沉铭并非胡搅蛮缠,而是那位京商平日低调非常,任何公开场合从未出席。虽然财力惊人,但如果真像唐湘之所说,他的商业帝国已经盘根错节。那财富已无法衡量,若是他在京外也有漕产商运,那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富可敌国。
    可问题是,这位被外界传的神乎奇说的年岁不详的天才真是他?
    “要我如何证明?”唐湘之颇有风度的浅笑应道。
    见二人又要剑拔弩张,许临清这次反应极快,她一手按住一个。
    真诚道:“二位大人,此事非同小可,不如明日再议。”
    沉铭不置可否,没有看她,而是开口道:“明日早晨去后院。”
    许临清说是后,他又道:“那需早些就寝,这位大人该出去了,慢走。”
    唐湘之本就心有疑虑,他们二人为何如此亲密,听闻沉铭口吻娴熟而故意挑衅后,他也顾不上要装温柔解意的知心男人,连忙道:“什么意思?他为何不走?”
    许临清一个脑袋快要两个大,她面对唐湘之的苦情杂糅质问,没有犹豫道:“走啊,走的。”
    沉铭转头看她,她也学着他耳聋目瞎,视而不见。
    好,好,许临清,你玩这套。沉铭在心中腹诽,却又在下一秒将矛头立即对准唐湘之,要怪还是得怪这个惑人身心的男人。谁家好男人入夜来女子闺房?谁家好男人说话声音那么低?装什么体贴温雅。沉铭本以为他当作陈谋的时候已经将她身边形形色色的男人看了个遍,自以为没有奇葩能超过那五彩的范围,好。唐湘之!他今夜被许临清赶出去都是因为他。
    只会指责他人,绝不反省自己的沉铭愤而起身,虽然面上看不出喜怒,但许临清的小心脏还是加快几分。
    还不等唐湘之再说些什么,沉铭便将他和自己都尽职尽责的赶出了许临清的卧房。
    许临清无奈扶额,她甚至有些怀念从前隐忍、被动的沉铭。

第一百零七章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