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巡

暮将春(剧情NP) 作者:十木

第一百零二章巡

      午间,阳光刺眼,喧嚣杂乱。
    “那真是秦将军的骸骨吗?怎么被破草席裹着?”
    “呸!什么秦将军!那是叛徒,被游街示众的罪人。”
    “破草席?有个东西裹着都不错了。没让她光着身子,哈哈哈。”
    “什么光着身子,皮肉都没了,就一副白骨,有什么可看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众人开怀大笑,好像听到多值得高兴的笑话,肆无忌惮。
    “小姐,我去将那几人杀了。”齐尔望着前方几位男子,不由恨声道。
    许临清眼神不错的沿着那木架移动,她听不清所有声音。她只能看见那副白骨,六年,她终于再次见到母亲,却是在这样的场景,让母亲身后受辱。
    此时她悲愤到,不知该杀了皇帝,还是该杀了自己。为人子女,她便是这般尽孝的?她便是如此让他人折辱母亲的?!
    浑身颤栗,冷汗顺着她的脊背流下,那副白骨就是母亲。她的骨节同他人不同,那露出的部分掌骨、指骨,便在血淋淋的告诉她,那就是秦霭禾,那就是她的母亲。在死后还要经受万人唾骂、无故诽谤、污蔑!不得安息,不能安宁!皇帝就是要她这位功高盖主的英勇将军一辈子、万辈子都活在谋叛的唾弃、诅咒之中!
    你战无不胜如何?舍命护国如何?你不过是我手下的一把剑,折断你又如何?说剑是抬举了你,你不过是任我使唤的狗。
    齐庆感到她在不受控制的颤抖,唇色褪色几乎同面庞一样苍白。他伸出手抚摸她的后背,一下,一下,将她从濒临失控的边缘拉回。许临清双目无神的回过头来,复又将眼神落在那木架之上的白骨。
    终于,她的眼眶酸涩疼痛,干哑的喉咙溢出破碎的沙沙声,两行清泪无声无息的滑落,不停不止。她在人群中无声的哭泣,双眼仍死死的循着那木架车,她的脚步迟缓但坚定的随着车架一步一步的走着。父母身死时,她不能送殡随灵,如今呢,她...
    她真的很疼,很痛苦。她怨恨曾经自己的无能、弱小,痛恨不孝、不忠、不义的许临清。她的痛苦碎在尘土中,碾在脚心,在暗地里扎的她痛不欲生。可是她的父母呢?她的母亲呢,到死都以为是她布谋有误,害了她的秦军。她的父亲呢?为人温和低调,从不与人争执。她的亲人们呢?没有宗族大院的勾心斗角,他们相亲相爱宛如一体。无人贪墨、无人谋私,他们活着只求问心无愧。这样也要去死吗?这样毫无错处,温良纯善也要去死吗?
    那谁该活?!谁能活!?罔顾百姓疾苦,只顾满其私欲的无能君主该活?臣子死集权的皇帝该活?冷情冷心,视他人之生死于蝼蚁的高高在上的陛下该活?
    该死的不是他吗?该死的就是他!那么多无辜的生命,那些活生生的人,不过他的一念之间!生死之别,骨肉相离!他该死!他该死!该死的是他,不是弱小无辜的百姓,不是忠心耿耿的臣子,不是舍身社稷、明君的秦霭禾。不是她的母亲,不是她的父亲,不是她的亲人。不是,不是!哪里有天理,若有天理,天理岂容?!
    “小姐...”齐尔拉住她,不让她再往前。他们已经走到队伍的最末尾,再出去太过显眼。
    许临清猩红着眼,双眉拧在一起,浑身的血液如同岩浆般奔涌,一股无法忍受的疼痛与愤怒穿梭在她的皮肉之中,她深呼吸后,嗓音粗砺道:“动手,今夜我便要将他的头颅割下。”
    “以告慰...”她咬牙一字一字道,“枉死之人。”
    若无天理,她便是天理。若无公正,她便是公正。若无弑君,她便诛戮苟活之贼。

第一百零二章巡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