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这不是梦

暮将春(剧情NP) 作者:十木

第四十七章这不是梦

      年瑾身上已经浸满了冷汗,他躺在床上,心脏鼓动,双耳间只有如雷般的心跳声。
    他缓了好一会才确信刚才只是一场梦,只是一场梦。许临清没有死,她没有被关。
    年瑾呼吸急促,瞳孔微微放大,眼泪不自觉的流下一条细痕。
    梦境中许临清经受的折磨太过真实,他将手腕搭在眼眶之上,掩去自己湿润的眼眸。
    还好,只是梦,只是梦。
    他有些后怕,便想起身清醒一些。
    “叩叩—”窗扉有声音传来,在寂静的夜中显出一抹生机。
    他疑惑的望去,只见那窗户被人从外打开,满月的照耀之下,她的脸显得柔和而美丽。
    “你好,小年瑾,好久不见。”许临清笑吟吟的望着他,年瑾呆愣了一下,他方才刚在梦里见过她,见过遍体鳞伤的她,如今她便好好的出现在他眼前,这无疑是对他最大的熨贴。
    可,这是梦吧。
    这也是梦吗?
    年瑾不敢动,用力眨了眨眼。可窗外的姑娘还在,甚至将身体前倾,双臂合拢搭在窗台上,施施然的看着他。
    “年瑾,你怎的不理我?”
    他想,就算是梦,他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
    于是少年毫不犹豫的往窗户走,宽松的内衣随着窗外吹来的阵阵风而微荡,他的长发缠绕在微风中,恍惚间,年瑾便走到她的面前。
    “你,你过得好吗?”  他出声,声音还有些抖,近日的梦太过残酷,让他担忧,让他害怕。
    女子歪头,浅笑回道:“我啊?我过的很好。只是有时吃不上好吃的饭,胃疼。只是手脚常常冰冷,无人给我捂手。”她说的半真半假,年瑾眼中的怜惜却越来越浓。
    他克制的看着许临清清瘦的肩膀,他道:“我可以抱一下吗?”
    随即还未等许临清说话,他便倏尔将她揽入怀中,二人之间还隔着窗户,他便抱住许临清,护着她的腰腹,将她带入房中。
    年瑾想,这也许是梦,他也不想让许临清一个人。
    他抱住怀中的许临清,将脖颈落入她的肩骨之中,贪婪的呼吸着她的味道。
    怀中真实的触感让他逐渐走出方才的噩梦,许临清也许是发现了他的无措与害怕,抬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背脊。
    “受苦了,小年瑾。”她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他耳朵之中。
    年瑾闷声回道:“不要叫我小年瑾。”
    女子好脾气的纠正过来:“好好,叫你乖年瑾。”
    因为怀中的少年实在温顺,短哼了声,便当默许她唤自己乖。
    “这不是梦吧?”年瑾还赖在她怀中,将女子牢牢的固在自己身前。
    许临清笑,轻扯动他乌黑的发,在山上乡屋中,她便时常把玩年瑾的发,她本以为像年瑾这般憋闷的性子,发应当是粗硬的,可没想到,他的发柔软浓密,像上好的绸缎熨贴手心。
    年瑾吃痛,方知不是梦,可若是现实,他
    他缓缓放下自己的手,不再留恋许临清的怀,耳根红的可以滴血,不过夜色浓密,许临清瞧不见他慌乱与害羞。
    不过,许临清可以猜到。
    她轻笑着伸出手指去揉他的耳垂,那里因为发红而热热的,被她一揉,更是烫的不行。
    “不要揉我。”他毫无威力的反驳,头却听话的垂下,让她摸的更方便些。
    “傻子,贸然回年府,你为了什么?”她动作轻柔,噙着笑容问他。
    “我,我,我”他支吾,不愿说。
    “你想要左擎军,于我助力?”年瑾虽然心思单纯,但对她却是时时留意、事事关心。
    在年瑾走后不久,她便查出些许,料想年瑾应当是想要帮自己。
    不过这孩子却遇到了比他硬气的父亲,秦主君愣是把他软禁在年府,绝不允他归族谱之事。
    这孩子的举动,秦主君应当是明白几分的,他怎会允许自家孩子为了害死自己妻主之人搭进自身?
    “嗯。”年瑾不想骗她,可也觉惭愧,他并没有得到年府的承认,反而被困于深府。
    见他神情萎靡,许临清心中怜爱更甚,伸手抚摸他的侧脸,静静地看着他说:“年瑾,你在我身边便是于我最大的助力。”
    他也许不知道自己于许临清的意义,可许临清知道。
    他是恩人血脉,也是她在茫茫雪野中相遇的少年,是日日夜夜的相守,是万般不舍的开头。
    ————————
    首-发:po18.vip「po1⒏υip」

第四十七章这不是梦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