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我和你同岁

暮将春(剧情NP) 作者:十木

第二十三章我和你同岁

      二人手指相触,男人极快地移开,又厌恶似的别开眼神。
    许临清颔首,道:“沉将军别来无恙。”
    “嗯”男子从喉咙里哼了声,当作对她的回应,许临清对他的敷衍并不在意,依旧笑意吟吟的招呼他们进屋,还给随从们也倒了酒。
    冬夜冰冷,喝了热酒身子也活络起来,几位随从喝的舒畅,沉铭并不喝,只是四处看了看这屋内的陈设。
    不夸张地说,比起京城的宅府,这里简陋得像马厩,他眼神挑剔,眉头略微皱起。
    想不到曾经锦衣玉食的京城贵女,沦落至此。
    当年许氏一家叛敌,被圣上彻查,及时止损,我军才得以保全主力,城池边关不至落入敌国贼子之手,护得京都安。
    沉铭道:“你这屋内有人。”
    他听见了鼻息,虽然微弱,但却透露着紧张。
    沉铭起身,自顾地往门走,许临清止道:“是我的夫君们。睡得正熟,还请将军让他们睡得安稳。”
    沉铭停下脚步,似是不敢相信地回头,道:“你说什么?”
    他眼神里有一闪而过的狠意。
    许临清想,若是此处只有他二人,自己此时应当被他掐着脖子,濒临窒息。
    她装作没有看见,自然道:“沉将军为何如此惊讶,我今年已然二十六了。按理说也该有夫侍了罢。”许临清笑着,沉铭却没有感受到一丝退让。
    门就在面前,他却没有继续推,他的内心好像也在隐隐逃避。
    他道:“我和你同岁…”他还要说什么,却及时止住,许临清疑惑望向他。
    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许临清还是捧场的回道:“是的,  沉将军与我同年的。算来已经快六年没有见到您了。”
    沉铭回到位置上坐下,敷衍的嗯了声。
    许临清见他神色冷淡,也不再攀谈叙旧,默默地添酒。
    她和沉铭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他是皇帝座下的威武将军,当年也是他及时增援,裕狄关才堪堪保住,救下了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自己。
    除此之外,他们没什么交集。
    那年她二十岁,被定罪,被赶出朝廷,被血洗家族,只留她一个。
    皇帝没能把她一起除了,是因为母亲身边的一位副将将她的嫌疑全揽到自己身上,这位副将并非秦霭禾一派军系,而是皇帝亲派,朝野上下都无法从女副将的供述与证据中寻找到一丝瑕疵。
    于是,她以毫不知情为由被摘了出来。看着女副将的神情,她突然明白军营之中为何女人一直在跟秦霭禾唱反调,闹红脸。
    许临清脸上的血污还没有干涸,身上的伤口在渗血、结疤中反复,她清晰的看见皇帝脸上的不甘,是啊,明明可以一个不落的把她们一家全部除掉。
    可是却要留一个…
    罢了,皇帝换了脸色,只是不成大器的废物。
    没了兵符,没了家族,她还能用什么来报仇呢,所以就算她知道真相又怎么样。
    出了皇宫,他有一万种方法将她除去。
    她一步一步走出来,延康殿、中和殿、熙珂殿……直到走出皇宫,她的眼眶瞬间湿润,因为许临清忽然明白,自己没有家可以回了。
    阳光好亮,她的泪水混着血污,凄惨开一片痕迹。
    “你这六年去哪了。”沉铭问,皱眉地看着四周。
    许临清了然,沉铭虽是将军,但却得皇帝恩宠,一年只有少数几月去安稳和顺的疆域镇守,没有艰苦的生活过。
    他对自己生活的环境不满,可他不知道,这已经是她这六年最舒适安稳的家了。
    许临清回道:“也没去哪,四处看看罢了。”
    她躲朝廷的走狗爪牙,这些年并不好过,好在她活下来了。
    是啊,她活下来了。
    ——————
    是的,我回来啦。
    希望迟到的我还可以得到代表你们喜欢的珠珠
    以后要每天来看更新奥

第二十三章我和你同岁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