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火树银花

暮将春(剧情NP) 作者:十木

第十七章火树银花

      除夕到了,今日林青是被年谨逼着上了书桌,要她写对联。
    林青望着书桌上铺陈好的笔墨,无奈地摇摇头,摊手,表示不写。
    年谨见她不配合,把笔塞在她手里,又指了指那红色的纸,后又指了指篮子里晾着的,刚做好的汤圆。
    皮薄馅多,甘甜清爽。
    意思很明确了,不写对联就没有汤圆吃。
    林青心里一阵复杂,倒不是真的舍不得那圆滚滚、胖乎乎的汤圆,而是她已经很久没有写对联了。
    几年了,她都没有写过对联。
    年谨不知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林青不贴对联。
    可是林青知道,她知道为什么。
    于是两人便僵持着,直到最后林青脸色暗沉了下来,眉间的不虞越来越明显,漫不经心地往椅背上一靠,大有我就不配合,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意思。
    气的小哑巴年谨拿起笔,挥毫洒墨,气势磅礴地在红纸上龙飞蛇舞的写下两列。
    “大伙一起过年”
    “除了林青笨蛋”
    林青打眼瞧了下,噗嗤一声笑出来,忍不住开口纠正道:“笨的下面少了一横。”
    说罢,她静静地、饶有兴味地瞧着年谨的耳朵根开始泛红,那是一种尴尬又羞耻的绯红。
    这是个女先生和哑巴学童的故事,女先生呕心沥血地每日给他开小灶,哑巴学童坚持不懈地写错字。
    年谨见她笑完自己后,也没有写的意思,有些失落,硬着气把自个写的那幅对联拿好,准备出去贴了。
    他瞧着别人门前的都押韵好听,字写的也工整漂亮,若是林青写,那肯定是上上佳品,可她偏偏不写。
    年谨心想,自个花了好几天,把家院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若是搭配上林青写的对联,必定是极其漂亮,极其有氛围的。
    可林青不懂,林青是个木头。
    她知道什么啊,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家。
    “他们两个人的家。”
    年谨失落归失落,但还是乖乖去厨房给她端早饭,正当这么一个小间隙过去。
    当他回到屋内时,刚进门便瞧见一幅崭新漂亮的对联整整齐齐的贴在门上。
    “火树银花醉良宵,国泰民安逢盛世。”
    他在心里念了一遍,又欢喜地瞧了几眼,那字可真漂亮,娟秀又带着不羁,规则中又藏着锋芒,形体优美、气势怡人。
    可他又看了一遍,才发现那盛字好像写错了,少了一点。
    他有些纳闷,又怕是文化人故意的,若自己冒昧问了,又惹个大红脸,便不敢直问。
    林青坐着,放空地看着身后的书架。
    家中有至亲去世,不挂对联叁年。
    盛字少一点,差一点盛世。
    ——————
    追-更:rouwenwu.de (woo13.com)

第十七章火树银花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