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伯邑考

纣王老爹偷听我心声 作者:隔壁老刘

第29章 伯邑考

      话说,武庚在陈塘关闭关,教导哪吒之际,整个商朝也是混乱不断。
    一年之期很快过去,姜子牙也被释放而出,一路西行,来到了西岐地界。
    “纣王昏庸,成汤气数已尽。”姜子牙抚摸着白须,感慨一声。
    这天下又要战乱纷飞了。
    话说,这姜子牙一路逃往西岐,路遇西伯侯之子,伯邑考。一番演算之下,竟发现此人与那天定之子有着莫大的关系。
    随即加入西岐阵营中,这段时间以来,也获得了不少西岐阵营权贵之人的信任,谁人都称呼上一声太师。
    这日,伯邑考突发奇想,却要进朝歌替父赎罪。
    “公子,主公临别之时所言,七年灾厄满,即可回国,公子不必以身犯险啊!”姜子牙苦口婆心的劝阻道。
    但,伯邑考心意已决,他叹息一声,说;“父王有难已过七载岁月,囚困异乡险地,我为人子,如何忍受老父半百之人仍遭受那牢狱之苦?”
    “如若不去,那父王要我等九十九子有何用?”
    “我自带祖传三件宝贝,往哪朝歌而去,求纣王换回我父王!”
    姜子牙见阻拦无望,摇头叹息一声。
    自古忠孝两难全,他为人臣,伯邑考为人子,各有各的难处。
    伯邑考遣散了前来劝阻的士大夫等人,而后又进宫辞别母后。
    “汝这一走,西岐之事托付何人?”
    伯邑考不假思索的说道;“内事交于兄弟姬发,外事托付与散宜生!”
    “军务托与南宫适,孩儿前往朝歌面见纣王,望那纣王留情,放我父王!”
    母亲见伯邑考固执万分,叹息一声,偷偷的抹了眼泪。柔声细语的说道;“孩儿此去务必当心。”
    伯邑考点头称是,而后又将西岐各种事物交代给姬发。
    随后收拾起三件宝物,直接前往朝歌。
    与其余九十八位兄弟饮酒辞行后,他一路向东,扬鞭纵马,过了竹林,行了古道,大有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之意。
    ......
    数日,伯邑考到了朝歌,几日都在午门徘徊,入不了皇城。
    一日,只见一位大臣骑马而过,正是那亚相比干。
    伯邑考当机立断跪地。
    比干问;“阶下跪者何许人也?”
    伯邑考见状,连忙作答;“吾乃犯臣姬昌子伯邑考。”
    比干听闻,立刻下马将伯邑考扶了起来,“原来是邑考,公子所为何事?”
    伯邑考道过了谢,比干恩相护我父周全,让他留住一条性命。此番恩情,比天地高上几分。
    他又将自己想要用自己换回父亲的话托盘而出。
    比干在了解之后大赞一声仁义礼孝。
    “此事,我也应允了,陛下那里,我也摸不清,或许你能找到太子殿下的话,还有几分可行。”
    “武庚殿下?”
    伯邑考问了一句,按照他所得到的情报来看,纣王刚愎自用,这些个皇子王孙根本没多大实权在身,现在亚相又要他找太子殿下是什么意思?
    比干看了他一眼,点头回复;“太子殿下如今已今非昔比,殿下的话,陛下会听从几分,如果你能够找到殿下的话,你父之事,或许还有几分转机!”
    “只是,太子殿下前些日子出宫后,我等也不知去了那里。”
    伯邑考心急如焚,自家父亲还在那苦牢中受罪,真要等到太子殿下回来的话,那又要何年马月了?
    “亚相!不如你先带我面见大王!此番我带来始祖所传宝物,进贡给大王之后,还望亚相为我美言几句。”
    “无需亚相以身犯险,只需提起伯邑考愿意以己换我父王自由即可!”
    纣王残暴的名声传遍大商,他也不想拖累自家父亲的救命恩人。
    “也可!”
    比干点头同意,周文王姬昌仁义慈爱,他素来敬佩,区区小忙,他帮了便是。
    ......
    比干带着伯邑考在摘星楼前侯旨等待。
    不时,奉御官启奏;“亚相比干见驾!”
    摘星楼内,纣王疑惑比干那老匹夫又来见他作甚,莫非又来劝他上朝?
    “宣。”
    比干上楼朝见后纣王才开口说道;“比干!你又有何事上奏?”
    比干回答道;“臣启陛下,西伯侯姬昌之子伯邑考愿进贡宝物,代父赎罪。”
    纣王颇有几分兴趣,又问;“伯邑考进贡的是何宝物?”
    比干将进贡本呈上,帝辛阅后,问比干;“七香车,醒酒毡,白面猿猴,美女十名,就要换那西伯侯?”
    “宣上来吧!寡人倒要看看,这姬昌之子,是否真孝顺。”
    伯邑考进了殿,忙行跪拜之礼。
    “罪臣之子,参见陛下!”
    “大王高之大德,臣,愿以己身换与我父臣等万载瞻仰陛下好生之德!”
    伯邑考说得泪流满面,说完跪地不起,头重重地磕在地面上,血流了一地。
    纣王见其果真孝顺万分,态度极为诚恳,知是忠臣孝子。心中不胜感动。赐予其平身。伯邑考谢恩后这才起身。
    珠帘后。妲己见邑考面容清秀,唇红齿白,言语温柔,似那清风。她掀开珠帘。走了出来。
    纣王见妲己出面,柔声到;“御妻,今有伯邑考进贡代父赎罪,情谊感人。”
    “启奏陛下,妾身听闻西岐伯邑考琴技无双,人间少有,若能让王上开心,那西伯侯放了又如何?”
    “爱妃所言甚是。”
    纣王又言;“伯邑考,你今抚一曲,能入得了爱妃的眼,你父我便下旨,放其回国。如何?”
    伯邑考拱手;“谢过娘娘!谢过陛下!”
    伯邑考唤来琴,盘膝坐在地上,十指微动,一曲【风人松】缓缓流转而出,
    琴音动人无比,令人沉醉。
    待得琴音散去许久,在场的几人才微微回转过神。
    “伯邑考之名果然名不虚传。”纣王赞叹一声,这琴音他贵为商朝人皇,也今第一次听闻。
    “陛下!若是琴声配上妾身的舞姿,那更是绝配。不如将邑考留下,让他奏琴?”
    纣王大笑一声,抚过妲己的柳腰,说道;“爱妃说是!那便是。”
    “邑考,你可愿?如你愿,寡人立刻放你父回国。”
    伯邑考思绪挣扎片刻,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是!尊陛下旨意!”

第29章 伯邑考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