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0章 贺天涯死于此处!

兵王传奇 作者:紫霞仙子

第5380章 贺天涯死于此处!

      当罗尔克死了之后,黑暗世界的危机便已经解除了一大半了。
    至少,普通成员们基本上都撤了出去,应该不会再遭到高端武力的单方面屠杀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苏锐的计策还算是比较成功的。
    他极为精准地把握住了贺天涯人性之中的残忍面与阴暗面,把恶魔之门的高手全部都吸引到了这里。
    当然,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和贺天涯没有办法完全掌控恶魔之门的那些高手有着一定的关系。
    贺大少爷深深有着当一名棋子的觉悟,并不恋战,也并不迷恋那种所谓的权力感,他知道自己在博涅夫的心里是什么样的定位,所以,此刻,贺天涯的头脑非常清晰——他是棋子,能利用别人的力量来消耗黑暗世界,但是,在眼看着胜利在望的时候,棋子就得抓紧脚底抹油地跑路了,不然的话……
    狡兔死,走狗烹!
    此刻,贺天涯和穆兰正在山中走着,看起来并不着急,脚步也还算比较轻快。
    由于已经切断了所有的通讯,因此现在的贺天涯还并不清楚黑暗世界的事情。
    “家族大仇应该已经报了吧。”贺天涯远远望着黑暗之城的方向,摇了摇头,眸光先是复杂了一下,随后开始变得轻松了起来。
    “恭喜老板。”穆兰说道。
    “现在,我们可以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了,哈哈。”贺天涯在穆兰的翘臀上面拍了拍,听着那颇为清脆的声音,他的心情似乎也开始随之而变得愉悦了不少。
    说着,贺天涯把穆兰搂了过来,说道:“要不,我们先在这里没羞没臊一下?我看这儿风景也不错呢。”
    “老板……这……”穆兰看了看周围的山景,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我还没准备好,这里都没法清洗身体。”
    “那我就只有耐着性子等到晚上了。”贺天涯笑着说道,他倒是也没有霸王硬上弓。
    根据贺天涯的判断,等到了晚上,他和穆兰应该就彻底安全了,到那个时候,未尝不可以全身心的来做一场放松的运动。
    从此,黑暗世界的纷争再与他没有关系,光明世界的那些利益纠葛和他彻底无关。
    贺天涯只是为了报仇,仇报了,人就离开。
    其实在贺天涯看来,他自己是非常理性、非常清醒的,可是殊不知,有些事情一旦陷得太深,就再也不可能彻彻底底地撇干净所有责任了。
    穆兰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
    她同样不知道黑暗世界的战火烧到什么程度了。
    只是,在贺天涯所看不到的方向,穆兰的眼光之中变得微微复杂了起来。
    “老板……”她欲言又止。
    “我们之间无需如此,你有话直说便是。”贺天涯笑呵呵地说道。
    “就这么放弃,会不会有点可惜?”穆兰还是把心中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的确,现在看来,贺天涯如果多做一些准备、多向前面走几步的话,未尝不可以改变“棋子”的命运,而且,以他的智慧,做到这一点绝对不算太难。
    “不可惜,因为这世界很无趣。”贺天涯说道,看起来有一点意兴阑珊。
    “以前觉得玩阴谋很有意思,而现在只会让我感觉到无穷无尽的无聊。”他接着说道,“争来争去,争到了最后,都难逃躺进骨灰盒里的结局。”
    说这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贺天涯是不是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不管怎么样,白克清的死,对贺天涯的打击都是极大的,让他的整体性格和行事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并不可惜。”贺天涯说道:“还能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
    穆兰点了点头,沉默了下去。
    贺天涯笑了笑:“你还有别的问题吗?不如趁着我心情好,一口气全部问出来。”
    “我的前任老板,他会在哪里?”穆兰问道。
    贺天涯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想,那一定是个非常安全的地方。”
    “他比你要利己得多。”穆兰补充道。
    贺天涯搂着穆兰的肩膀,哈哈大笑:“我的姑娘,不得不说,你的这个评价可算是说到了我的心坎里了,在以往,我也认为我是个很利己的人,但是现在,我很多事都已经看开了,至于你的前老板,如果他还始终看不明白这一点的话,那么早晚都要倒大霉的。”
    穆兰没有接这句话,而是指向了远方。
    “翻过这座山,我们就能够到边境车站了,再坐上一个小时的火车,就能够到达我们的定居点了。”穆兰说道:“那个小镇我去过,真的很安静,而且还能看到极光。”
    说这话的时候,穆兰的眼睛里面也
    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了一丝向往之意。
    的确,打打杀杀的生活经历得多了,才会发现,看似平淡如水的生活,反而才是奢侈的,那日子里流淌着的安宁气息,才是生命的底色。
    贺天涯清楚地看到了穆兰眼睛里面的向往之意,他说道:“是不是现在明白了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他也去过那个小镇,偏僻到几乎与世隔绝,但是却有着钢铁森林中难以寻觅的安宁与恬静,所以,贺天涯才会特地把余生的居住地选择在那儿。
    “嗯。”穆兰轻轻点头,“我很遗憾,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明白。”
    “早一点明白这个道理又如何?那时候你又遇不到我。”贺天涯笑了笑,用手挑起穆兰那洁白的下巴:“虽然你现在对我可能还没什么感情,但是我想,这个感情完全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或许,等过一段时间,你就离不开我了。”
    “我相信,一定会的。”穆兰低声地说道。
    …………
    路易十四和安德鲁大战了足足半个多小时,竟然都没有分出胜负来。
    以他们的超级体力与战力,如此暴烈输出了那么久,对他们的自身所形成的消耗也是不可估量的。
    宙斯静静地站在一旁,始终都没有出手,但是身上的气势却一点也不弱,完全没有一个重伤者的样子。
    当然,能够把安德鲁的两名得意弟子都给杀掉,这也足以说明,宙斯现在几乎也没什么伤势了。
    都是一盘棋,仅此而已。
    他这个定海神针,消失了那么久,只是为了以身作饵,给那一片世界寻找一锤定音的机会。
    这时候,宙斯扶了扶耳朵上的通讯器,里面似乎有声音传来。
    随后,他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笑意。
    宙斯轻声说道:“黑暗世界赢了。”
    虽然黑暗之城死了很多人,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还算不上是惨胜——胜得很有章法,胜得预料之中。
    是的,就是预料之中!
    宙斯从来就没想过黑暗世界会失败!
    这个时候,路易十四和安德鲁已经分开了。
    此刻,安德鲁那黑金色交织的燕尾服,已经布满了暗红之色。
    那些暗红色,都是血。
    路易十四的嘴角也有着鲜血,身上不少位置也是有着伤痕。
    他用黑色长矛支撑着身体,气喘吁吁地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么狼狈过了。”
    “我也一样。”安德鲁说道,“我的狼狈,竟然是来自于我曾经最得意的学生。”
    他的脸色也有一些苍白,额头上全部都是汗水,正在一滴滴地落下来。
    “你们已经败了。”这时候,宙斯的声音从一旁响起来,“恶魔之门,全部完蛋了。”
    路易十四脸上的神情开始变得缓和了一些,他说道:“那个小子,还算争气。”
    还算争气。
    说的自然是苏锐了。
    听了宙斯刚刚说的这句话,安德鲁似乎也只是稍稍地意外了一下,但并没有表现出太明显的震惊之意。
    似乎,他自己也想到了这一点。
    “我早就已经做了两手准备,尤其是当宙斯出现之后,这种结局就已经在我的预料之中了。”安德鲁自嘲地笑了笑:“最大的变数,其实不是那个坐镇黑暗之城的年轻人,而是你们两个。”
    最大的变数,是宙斯和路易十四!
    的确如此!
    在此之前,安德鲁自以为自己对路易十四的性格很了解,他以为自己这位得意学生不会出手,只会充当一个旁观者的角色。
    所以,在安德鲁看来,自己只要把另外一个学生——监狱长莫卡给搞定的话,那么这次战胜黑暗世界就不会有太大的变数了——至少能够威胁到自己的高端武力并不存在!
    另一方面,前任众神之王宙斯已经身负重伤,据说战力全无,构不成什么威胁,但是安德鲁有些看不透宙斯,这个神王以往总是给自己一种不知深浅的感觉,所以他为了保险起见,特地安排两个学生前去杀掉宙斯,没想到这才是彻底中计了!
    不仅那两个出色的学生身死道消,而且宙斯在全盛状态下归来,实力似乎更胜从前,这时候的安德鲁才知道,他被人联手演了一场!
    “所以,结束吧?”
    宙斯看了看路易十四:“如果你不忍心动手的话,我来杀掉你老师。”
    “没什么不忍心动手的,我之所以没杀他,是因为现在的我杀不了他。”路易十四说道:“我和他只能互相消耗下去。”
    停顿了一下,路易十四补充道:“但我非常想把他碎尸万段。”
    宙斯说道:“我现在还有一些力量。”
    “你在我谈条件?”路易十四皱
    了皱眉头。
    宙斯直截了当:“取消和阿波罗的约战。”
    路易十四呵呵冷笑:“如果我不同意呢?”
    “即便他在一年之后赢了你,他也不可能做那个维护秩序的人。”宙斯说道:“如果说你是为了找继承人的话,那么,你这样的约战真的没有半点意义。”
    “那我不需要你的帮忙了,我直接耗死安德鲁就行了。”路易十四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安德鲁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自嘲的笑意,这笑容之中颇有一些惨然的味道。
    “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会变成你们讨价还价的条件。”
    说着,安德鲁站起身来,两个大步便走到了山崖边。
    他似乎要准备往下跳。
    “他会逃跑的!”路易十四意识到不对劲,说着,他也已经起了身,重拳朝着安德鲁轰去!
    “看来,最了解老师的还是学生。”宙斯说着,也冲向了崖边。
    以他们的速度,这些距离,根本就是眨眼即到,然而,安德鲁似乎压根没留给他们命中自己的机会,直接往前跨了一步,跃下了悬崖!
    之前,在和路易十四对战的时候,安德鲁似乎就是有意无意地往悬崖边移动着,应该就是在给自己准备退路了!
    路易十四说的没错,自己的老师是个利己到极点的人,他才不会主动自杀!都是障眼法罢了!
    然而,此刻,安德鲁的下坠速度极快,无论是路易十四,还是宙斯,都没能及时追上!
    安德鲁把所有的爆发力都用在了下坠上,这悬崖很高,足够他降落一段时间的,至于落到地上会不会被摔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再见,最让我骄傲的学生!”安德鲁在下坠的时候,还对着悬崖上方的两个男人喊了一嗓子。
    虽然他此刻浑身是血,但是面带笑容,看起来心情着实不错。
    毕竟,虽然计划失败,但是,能活下来的感觉也挺好的。
    然而,安德鲁并没能高兴太久。
    他的心中骤然升起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
    这种危险感,比他之前和路易十四对战之时要更加强烈!
    因为,此刻,一点金光已经在安德鲁的眼睛里面出现,随后越来越盛!
    一道金色长矛,已是凌空飞来!由于速度极快,甚至在空气中都引发了厉啸之声!
    此刻的安德鲁完全是躲无可躲!
    他显然已经认出了这金色长矛,眼睛里面也控制不住地流露出了惊恐之意!
    唰!
    一道血光当空溅射而起!
    金色长矛穿过了安德鲁的身体,直接把他牢牢地钉在了悬崖峭壁之上!
    在临死之前,安德鲁低低地说道:“柯蒂斯……”
    话音未落,他的脑袋便耷拉向了一边,整个人就像是个悬崖上的标本!
    …………
    一个小时之后,贺天涯终于走进了那小小的车站。
    “这大概是我所见过的最迷你的车站了。”
    贺天涯看着这占地不过是两个房间大小的车站,摇了摇头,但是眼睛里面却流露出由衷的笑意。
    “从这里上了车,我们就能奔向新生活了。”他揽着穆兰,说道。
    后者没吭声,俏脸之上也没什么表情。
    然而,当贺天涯走进车站的时候,却发现,除了窗口里的售票员外,无论是售票区还是候车区,皆是没有一个旅客。
    他并没有多想,而是说道:“这种地方也没什么旅客,为什么会设置这么一个车站呢?”
    “以前是为了运木头,后来是运送淘金者的,再后来……”穆兰的眸光低垂了下去:“再后来,是我们。”
    “你一直这样多愁善感的吗?”贺天涯笑了笑,在穆兰的肩膀上拍了拍:“别担心,我虽然弄死过不少人,但是绝对不会对你打这方面的主意的,你很快就要成为我的伴侣了。”
    “嗯,我相信老板的为人。”穆兰说道,“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焦虑而已。”
    “事已至此,就别庸人自扰了,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能回头了,我们早晚得下地狱,哈哈。”贺天涯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很洒脱,他拍了拍穆兰的屁股,然后走到了售票窗口,说道:“请给我两张去维斯小镇的票。”
    “好的,三欧元一张。”售票员说道。
    “还挺便宜的。”贺天涯心情不错,掏钱买票。
    不过,在走到候车区之后,贺天涯看着手上的车票反面,眼睛里面都流露出了浓浓的惊惧,浑身开始渐渐发冷!
    因为,在这车票的反面,赫然写着:
    贺天涯死于此处!
    署名——军师。

第5380章 贺天涯死于此处!

- 海棠文学 http://www.haitangwenxu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