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雷霆震慑

偷天盗尊 作者:人海迷途

第249章 雷霆震慑

      “先看看吧!”
    司徒曜日长舒一口气,有些无奈地道。
    以目前的形势而言,也只是先看看了,他们已经决定了在九圣山比武的时候和萧家彻底摊牌,而司徒家最大的底牌也会在那时候揭晓,那就是一直隐藏在司徒家的血衣护法。
    现在司徒家的势力绝大部分已经被萧家消耗完毕,若是此时和血衣护法一拍两散,最后遭殃的必然是司徒家,且不说萧家会不会放过已经形同空壳的司徒家,就算萧家能放过司徒家,血衣护法是绝对不会放过司徒家的。
    血衣护法是怎样的人,万毒门又是怎样的存在,司徒曜日那是再清楚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若是自己说一句不,血衣护法恐怕就会大开杀戒,以血衣护法的行事风格,这是毫不稀奇的。
    现在的他,现在的司徒家,那是骑虎难下啊,只能寄望血衣护法真的能够真心出力,而不至于司徒家总是被不断打压,直到最后灭亡。
    “大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们现在都被萧家逼成这样了,难道你还相信那个血衣护法的话语吗?他说自己是万毒门的人,难道就是万毒门的人了?说不定就是一个江湖骗子罢了,每一次都装神弄鬼,却是不见任何成效!我们是时候和那个所谓的血衣护法说清楚了,不能再让他牵着鼻子走,继续下去,我们迟早会被他带沟里去。”
    看到司徒曜日一脸犹疑之色,司徒德则是有些耐不住性子了。自己的大哥,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比较多疑,做事情比较犹豫,瞻前顾后!
    “你给我住口,你以为我不想,只是我们现在是骑虎难下。我看血衣护法是万毒门的人,这一点应该不会有假。就算他不是万毒门的人,他的实力就摆在这里,你我怎么是他的对手。再说,若是我们现在反悔,他会放过我们?”
    司徒曜日呵斥一声,将司徒德喝住,眼中颇为不忿地道。
    “他的手段和做事风格,你也是知道了。我们司徒家现在的形势我当然知道,你以为看着家族一步一步走向衰落,我的心就好受吗?既然我们已经答应和他合作,就已经没有了选择,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只能一直走下去,无论等待我们的是死亡,还是荣耀!”
    司徒曜日深吸一口气,语气无限悲凉。司徒家,青云城第一大家族,从第一家族走向衰落,只用了一两个月的时间。这一两个月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就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给他们,这才是最悲催的。
    而他作为一家之主,却只能眼看着一切发生,而手足无措。一次次的胜券在握,一次次的空手而归,他已经被这种失落感折磨得遍体鳞伤。
    然而,又能这样呢?萧家,就像有一种魔力在支撑着,无时无刻不让司徒家提心吊胆。和萧家、和萧承天相斗数十年,从来没有有过这种感觉,发自内心的无力感。
    “那,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坐以待毙吗?我觉得无论如何都要甩掉那个空说大话的血衣护法,此人不走,我司徒家定然会被他带到沟里去。我不在乎青云城成千上万的人命,只不过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蝼蚁罢了,关键是那血衣护法要做出一些成效来,要不然一切都是妄言。”
    司徒德也是有些无语了,司徒曜日这么说,他心里是有些认同自己的大哥的说法的,但是越是认同,心里就越是气愤,就越是无奈。
    “啧啧啧……说得好,说的真是好!”
    密室之中一阵怪笑响起,在密室之中回荡着,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司徒德闻言,不禁脊背掠过一阵寒风。司徒曜日则是眼睛瞪大,一脸的难以置信,因为他看见,就在司徒德后面,一股黑气出现,司徒德却是浑然不觉的。
    他来了,他真的是来了!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来了,这里可是密室,其能说是他想来就来的,然而他真的就突破密室而来,他就像无处不再,无坚不摧,无所阻挡。
    司徒德突然感觉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难,紧接着一个大手突然出现在喉舌之处,掐住他的脖子往上掉,他的身体开始离地,整个人拼命挣扎,却是无济于事。
    两眼翻白,两手下垂,脸色煞白,看样子过不了多久就要死去了。
    司徒曜日看到这种情况,连忙跪下,头重重地叩在地上,口中求饶道:“大人,大人手下留情啊!我二弟一时糊涂才说出这样的话,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他计较了。求您饶他一命吧,我们两兄弟从此之后绝无二心,为大人效力啊!”
    想不到司徒曜日身为一家之主,竟然如此低声下气,若是让外面的人看到,定然会大跌眼镜,毕竟这样的场景实在是太稀奇了。
    司徒德被身后的黑衣人一只手掉了起来,身体不断挣扎,却是无济于事。想要动用灵气反抗,却发现丹田之处空空如也,根本提不起一点力气,也提不起一点的力气,整个身体似乎被抽空了一般。
    “饶命,饶命,大人饶命,我再也不敢了!”
    司徒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从牙缝之中挤出几个字来,竟然求饶的话语。什么都别说,还是小命要紧,无论刚刚他说得多么天花乱坠,但是现在到了自己生命有危险的时候,一切都是枉然。
    大千世界,何其精彩,司徒德这样的人,对这个世界还是有着很多依恋的,怎么会舍得轻易死去。
    “大人,请你不要怪罪他,我们现在的情况也是非常吃紧,若不是那样他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语,请你不要怪罪,饶他一命,我司徒曜日给你做牛做马!”
    司徒德和司徒曜日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从小两人就感情不错,司徒德一直为司徒曜日马首是瞻,两者之间并没有争斗和仇恨。
    司徒曜日虽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之辈,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有一些情谊在里面的,这一点从他不惜跪下可知。
    “好吧,既然你要杀我,我就什么都说了吧!什么血衣护法,说什么助我们司徒家走出一片天地,说什么我们会得到万毒门的助力。你在我们司徒家,我们想大佛一样供着你,养着你。不惜一切代价,为你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而我们司徒得到了什么,只不过是你的许诺罢了。而你许诺到现在还是没有实现任何一条,我们司徒家已经快玩完了,你有什么办法,你有办法吗?呵呵……”
    看着自己大哥如此卑躬屈膝,司徒德心中猛然一动,一阵热血涌上心头,既然已经注定要死在此人手中,倒不如死个痛快。既然求饶无用,何必再求饶?
    “孽障,你给我住口,住口!”
    司徒曜日听到司徒德话语,恨铁不成钢,大声呵斥道。眼中因为过于激动而浮现一些血丝,额头青筋暴露,脸上浮现不正常的涨红,气急败坏地道。
    “大哥……没用的,我们司徒家要完了,我死了也就死了,迟早都得死!”
    司徒德又是一声哀嚎,大声道。他本来就是胆小之人,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对着身后这个掌握着自己生死的人咆哮,不顾一切地咆哮。
    “好,很好,非常好。我决定不杀你了,我要让你看到我神功大成之时,是如何大杀四方!”
    出乎司徒曜日的意料,司徒德身后黑衣人这个时候竟然松开了司徒德,司徒德闻言,心中一松,原本心头那一股激昂消失,司徒德感觉身体突然一软,整个人瘫倒在地上。
    劫后余生,死里逃生,司徒德这是刚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他说出这样的话语,实际上就没打算活着,虽然他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
    “谢大人,谢大人不杀之恩。大人今天的恩情,我兄弟二人定然以死相报,从今往后,您说往东,我们绝对不往西。你说往西,我们绝对不往东!”
    司徒曜日是个聪明人,识时务,知进退,什么都不要紧,最要紧的就是自己的一条小命,这已经成为司徒曜日心中的一种原则。
    司徒德虽然先前还很硬气,但是心中那一种不畏死的气血消失之后,心中却是后怕不已。听到司徒曜日这么说,依旧是忙不迭地点头。
    “哼……区区一些手下,羸弱如蝼蚁,死了也就死了。两月之后的九圣山下,我定然屠尽青云城的强者,那时候整个青云城都是你们的,现在死了一些蝼蚁,你们又何必如此?真是鼠目寸光!”
    黑衣人来到两人身前,衣袖一拂,冷哼一声,很是不屑地道。
    “是是是……大人说得对,是我们鼠目寸光,以后定然会听大人的吩咐!”
    听血衣护法这么说,司徒曜日和司徒德皆是频频点头,生怕点头点慢了会招血衣护法不高兴一般。
    “那自然是最好,你们心里若是有什么心思,最好别让我知道,要不然,呵呵……”
    血衣护法扔下这一句话,便扬长而去。看着离去的血衣护法,司徒曜日和司徒德心中皆是松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对视一眼,皆是看出对方眼中惊惧!(未完待续)

第249章 雷霆震慑

- 海棠文学 https://www.haitangwenxue.com